42登场,亚瑟王的未来王后
林零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前方,光华四射的金发少年穿过铺满氤氲的锦绣背景与一片花团锦簇,正施施然向她走来,那一瞬,千花万缭光凝彩碧,恍若幻觉。四周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耳边只听到自己那清晰的心跳声。
可就在这个时候,大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出现在门口的一个紫色身影在刹那间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整个大殿内顿时安静下来,就连乐人们也忘记了弹奏手中的乐器。
用任何言语也无法描绘出这名贵族少女的美丽,她穿著一袭式样简单的深紫长裙,曳地流洩,周身并无任何繁琐的首饰,只在鬓边插着一排用白色宝石所雕琢而成的小玫瑰花。她静静立在一片嘈杂繁华中,超尘绝俗,绰约如仙,不带半分烟火之气,好似传说中的森林女神,如梦似幻。
她身边的那位男子一脸笑容地开了口:“陛下,我的好哥哥,瞧我把谁给带来了?这世上惟一能和我侄子相配的女子,就是——”
国王在宝座上微微一笑,打断了他的话,“原来是卡姆兰德国的公主,果然就和传说中一样美丽。欢迎你的到来,公主。”说着,他转向了正走到一半的亚瑟道,“亚瑟,我的儿子,你也应该认识一下这位公主。”
亚瑟并没有挪动脚步,倒是那位公主大大方方走到了亚瑟的面前,屈膝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面露微笑:“亚瑟殿下,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和您跳第一支舞?”她还不忘眨了眨眼,“拒绝一位女士的要求,可是不符合骑士精神的行为哦。而且,您也不会让我在众目睽睽下没有面子吧?”
亚瑟微微点了点头,优雅地回了一个礼,伸出了右手:“请吧,公主殿下。”
音乐声重新响起,亚瑟那修长的手臂以优美的弧度伸展着,带着公主像蝴蝶般飞舞。公主也有着几乎不输于王子的光芒,当她旋身起舞时,长长裙裾划起光环一圈圈萦绕在王子淡绿色的华服上。
在一旁观看的那一堆贵妇,不断地赞美着这一对璧人,场中的惊叹声时时响起,大家都不能忽视这样美妙的舞姿。他们一举手,一投足,散发出的优雅气质几乎折服所有人的心。多少贵妇艳羡地看着与亚瑟共舞的公主,投来的目光足以交织成巨大的网,覆盖住场中的所有人。
看着看着,林零的眼睛忽然莫名地干涩起来,像是小小的蜗牛不小心爬上干硬的水泥地,刺疼后马上缩起身子,回到那个小小的壳里。
他和她,才是真正的王子和公主……而自己和他之间,永远隔着一层透明的没有质感的墙,隔着墙外,只能看着,不能触摸,也,不想触摸。
“多么美妙的舞姿,”高汶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她的身旁,“这位公主的名声可是传遍了整个英格兰和附近的邻国,听过诗人所写的赞颂她的歌谣吗?”
不等林零回答,他已经轻轻吟唱起来: “她可携带和放飞雄鹰,
她对各类游戏和棋术精通, 她熟悉罗曼诗,故事滔滔不绝,歌声悦耳。
上帝赐与她如此美丽容颜。 上帝对人类的一切都慷慨地给了她,
让她点燃照亮整个世界的光焰, 她完美无暇,
通过她你可知道什么是尽善尽美在天底下。”
“通过她你可知道什么是尽善尽美在天底下……”林零低低重复了一遍,要做到这样的完美无瑕,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我看能和亚瑟殿下相配的也只有这位桂妮维亚公主了。”他的话音刚落,就见林零一脸震惊地抬起头来,“你说她叫什么?”
“桂妮维亚。”
桂妮维亚……原来她就是桂妮维亚。林零怔怔地站在那里,一直以来,她似乎早就忘了那段曾经无意中看到过的历史资料……不知为什么,她的胸口陡然闷痛起来,在瞬间有些混茫恍惚,心头空空落落,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想不起,恍然若失。
桂妮维亚——亚瑟王未来的王后,终于登场了。
“虽然她很美丽,不过我对黑头发黑眼睛更有兴趣哦。”高汶不失时机地再次表达了自己对林零的好感。
林零扯了扯嘴角,深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告诉自己这一切不过是个游戏,无论是亚瑟,还是桂妮维亚,全都是虚幻的。可是,那种莫名的难过又是为了什么呢?她用力甩了甩头,不愿意再去多想。
仿佛受到了亚瑟他们的鼓舞,越来越多的贵族青年加入了舞者的队伍。乐声阵阵,人影飘摇,大殿上到处都是翩翩起舞的男女,几乎把桂妮维亚和亚瑟淹没在了人群里。舞动的人们不停地相互擦身而过,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一支舞蹈即将结束的时候,忽然听到桂妮维亚公主发出了一声惊呼:“我的宝石!”
众人顿时都停下了舞步,林零也顺着大家所看的方向望去,只见桂妮维亚鬓边那串娇艳高贵的白宝石花已经不翼而飞了。
“难道是掉在地上了?”有人惊讶地问道。
“那大家就帮忙找找是不是掉地上了吧!”其中一人拿起了手中的烛台,利用蜡烛的光芒立刻在地下开始寻找。众人一听也对,于是七手八脚地拿起了烛台,仔仔细细地找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家依然没有找到宝石的下落,倒是蜡烛的烛油将地面和桌子上滴得斑斑驳驳,一塌糊涂。
“父亲,公主的头饰价值连城,我觉得趁乱被偷的可能最大。而且,极有可能就是刚才跳舞的人偷的,因为只有经过公主的那一瞬间,才有机会偷取。”亚瑟上前了一步,朗声道,“如果是被偷的话,偷盗者必然还在这里,而那宝石也必定还在偷盗者的身上。不如就让卫兵暂时把守这里,在接受搜寻之前,谁也不能出去。”
国王微微沉吟了片刻,“嗯,好办法。为了大家的清白,只能委屈你们了。这样吧,我来负责搜查男士们,而王后就负责搜查女士们,这样的话,你们应该没有意见吧。”
“国王和王妃是那样尊贵的身份,这是我们的荣幸。”立刻有不少奉承者纷纷附和……
“那就这样决定了。”
一直折腾到了半夜,才将所有宾客们都查了个遍,但没有一个人的身上戴着白宝石花。而大殿里也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却还是没有找到失物。
桂妮维亚面露焦急之色,低声道:“这是我的母亲留给我的东西,早知道我真不该戴这么贵重的东西出来。”
知道贵重还这么随意插在脑袋上,丢了也活该。林零在一旁暗暗想着,但目光又不时地在地面上扫来扫去,脑海里冒出了之前看过的N部推理动画片。要是柯南和金田一在这里就好了,一定立刻揪出谁是小偷……
就像亚瑟所说的,宝石和偷盗者都还在这里,那么宝石到底被藏到哪里去了呢?
想到这里,她慢慢挪到了凯的身边,小声问道:“喂,你知不知道那个宝石首饰有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哦,那是卡姆兰德国的宝物,据说每朵玫瑰花都可以单独拆开,自由组合成自己喜欢的款式。”凯还不忘问了一声,“刚才那几个邀舞的骑士怎么样?有没有看到中意的?”
林零没有回答他,满脑子都在分析着那句话,“据说每朵玫瑰花都可以单独拆开,自由组合成自己喜欢的款式。”她的眼前忽然一亮,如果把玫瑰花分拆开来的话,每朵也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小,比之前会好藏多了,但问题是,怎样才能藏得天衣无缝,不让任何人发现呢?
她打量着大殿上上下下,心里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啊——”就在这时,一位贵妇扑通一声滑倒在了地面上,立刻有骑士上前搀扶起她。贵妇拉下了自己的面具,有些恼怒地说道,“地上全是蜡烛油,应该快些清理掉才对。”
林零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地面上全是一滩滩白乎乎的烛油,应该就是刚才寻找宝石时滴落的,不由心里微微一动。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学着动画里的侦探们,从头到尾将事发经过像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回放了一遍,BANG!画面在某个地方定住了!
这时又听那位贵妇人道:“陛下,既然已经到处都查找过了,宝石并不在我们任何人身上,那么您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能允许我先告退了?”
国王想了想,便点了点头:“佛索男爵夫人,你可以先行告退。”
他的话音刚落,也另有一些宾客要求离开。这样的情况下,舞会似乎继续不下去了,顿时,大殿里又变得有些杂乱起来。
“等一下,国王陛下!”一个清晰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出来,大家好奇地往声音的来源望去,无不惊讶地发现说话的居然是那个黑发黑眼的东方女孩。
“哦,上帝,这个家伙又想惹出什么乱子?”凯很是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眼角。
亚瑟只是微微挑了挑眉,什么话也没有说。
国王也略带诧异地开了口:“怎么了?林零?”
“陛下,我想我知道宝石被藏在哪里。”林零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请先不要让任何人离开。”
这个提议显然是不能让人服气的。一大群贵妇小姐,开始投给林零不屑的眼光。在她们看来,这简直就是对她们的蔑视。
“她是什么身份,居然这样要求我们?” “就是啊,实在是个没教养的女人……”
可恶咧,这群聒噪的女人们……林零压抑着不耐,暗中龇牙咧嘴。呼气,吸气,忍耐,再忍耐……众人只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仿佛被笼罩在一团黑影之下,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怨气,脑袋上似乎还隐隐长出了两支魔鬼的角……

澳门金莎娱乐官方网址 ,桂妮魏亚公主抵达凯米洛特的日子很快就来临了。鉴于卡姆兰德国家和英格兰素来良好的盟友关系,王宫里特地为公主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欢迎晚宴。
醇香的蜜蜡香气弥散在空气中,筹错声不断。出席晚宴的年轻贵族小姐们粉面铺散珠粉,剔透水嫩的皮肤一看都是经过良好保养的,华贵的衣服点缀宝石,在烛光四散下闪耀夺目。她们轻轻摇着手中楼刻家族花饰的折扇,不时环视着周围的骑士们,寻找自己的意中人。而成熟的贵妇人们则带着蓬松的鸟羽头蚀,衣服点缀珍珠宝石,珠光宝气,争奇斗艳。
林零每走一步,她的心便一阵紧缩,内心的不安与紧张竟相互充斥着整个身体。一步并着一步,她走上台阶,来到前厅的门前,两旁的侍从立刻毕恭毕敬地向她致意,并且打开那道高大沉重的大门。地面上价值昂贵的地毯吞没了衣裙的悉索及脚步声,穿过被精致装点的前厅,她朝着那灯光耀目的且正被人声和音乐以及欢笑与碰杯声充满的正厅走去。走过沉长的走廊,随着一道一道的门被打开,林零微微昂起下颚,对每一个朝她欠身行礼的人点头并报以微笑,机械而刻意,生硬且僵冷,失去往常的自如。今夜对她来说,实在是个比较特别的夜晚。
当穿着一身银白色的桂妮维亚公主出现在大厅里时,仿佛一只优雅的白天鹅翩然而将,立即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注意。淡绿色的腰带完美的在她腰间束起,层层交错叠至的锦缎长裙顺着她曼妙的身姿铺洒在脚下华贵的地毯上,更使她整个人看上去愈发的高贵脱俗。翠绿色的宝石光泽在她明媚的金色发丝间若隐若现,那仿佛夏日湖水般的美丽的眼睛里,闪映着诱惑人光辉。
听到身边的很多人都发出了赞美的惊叹,林零也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句,真是美人呐美人。不过赞叹归赞叹,她还是不忘悄悄地憋了亚瑟一眼,当看到他脸上的神情依旧淡定时,她的嘴角不知不觉地扶起了一丝笑容。就在她暗暗偷笑的时候,又看到亚瑟微微侧了侧头,目光一转,正好撞上了她的视线,吓得她好像做了亏心事一样忙收回自己的目光。
还好,还好,要是让那个家伙知道自己这么在意他的反应,一定又要取笑她了。
“亲爱的小林零,在我的眼里你永远是最迷人的。”高汶侯爵不知何时挤到了她的身边,见缝插针的献上了一贯的甜言蜜语。林零很有经验的抓住了那只趁机搭到他肩上的爪子,冲着爪子的主人皮笑肉不笑的牵动了一下嘴角:“大叔,你的手好像放错地方了哦。”
“呵呵~~有吗?”高汶用那双充满诱惑的翡翠色眼镜朝她抛了个媚眼,才依依不舍得收回了手。
林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大叔还是变态依旧啊。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背后冒起了阵莫名的寒意,扭头望去,只见亚瑟正超不爽的盯着她和高汶,脸上清清楚楚地写了一句话:“笨女人,还不赶快死到我身边来!”
哇,好强烈的杀气!林零第一个反映就是,大叔又要被穿小鞋了。其实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大叔对她献殷勤之后,哪些比较辛苦的工作,总是会很“凑巧”地落在大叔头上,不知算不算是亚瑟对他特别“照顾”。亚瑟这个家伙,对她也总是这样恶劣态度,这要是在现实世界,这种性格的男生都不知被拍飞多少次了!
就算是奴隶偶尔也要反抗一次吧?林零想到这里,不但没照他说的“死”过去,反而朝着他做了个“反正我就是不过去”的鬼脸,然后笑嘻嘻的看着某人差点被气歪了鼻子。
到了正式用晚餐的时候,摩根夫人带着桂妮维亚公主来到了亚瑟的身边。在平时用餐的时候,亚瑟身边的左右两个位置,通常都是摩根夫人和林零的固定位置,这好像成为了一种惯例。但是今晚摩根夫人却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公主,于是亚瑟陛下就被夹在了桂妮维亚公主和林零两人之间。
“陛下,好久不见。”桂妮维亚落落大方的先行了礼。
“好久不见,公主殿下。”亚瑟微微一笑,礼貌的回应道。
桂妮维亚的目光若有若无的掠过了林零,轻轻笑道:“想不到林零小姐现在成为了英格兰德第一位女公爵,我衷心地向你表示祝贺。”
“谢谢。”林零神色复杂的望了她,就在两人目光交接的一霎那,居然神奇的出现了只有两位当事人才能看到的火星四溅。
林零的额上又再次冒出了一排黑线,难道这是公主对她的宣战吗?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公主似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虽然说不清是哪里不一样,但总给她一种哪里不大对劲的感觉。算了算了,再想下去头都痛了。林零摇了摇头,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前面丰富的菜肴上。
哇,今天的饮料里居然有骆驼奶制成的酸奶哦!
她兴奋地刚要伸手去拿,亚瑟已经先她一秒拿起那个银壶,递给身边的公主。
喂!林零有点郁闷地看看他,只好继续寻找别的目标,忽然眼前有是一亮,哇,还有她很喜欢的糖煮小鹧鸪和乳烙煮鸡!
“林零,这些菜你都吃得惯吗?”亚瑟忽然开口问道,他的态度出奇的温和,温和得让她心里有点发毛,结果字回答他的问题稍稍犹豫了一下。
“看来是不喜欢。来人,把这几个菜都拿到一边去”亚瑟面无表情地吩咐着下人,“把靠近桌角的那两个菜拿到她的面前。”
“我——”林零碍着这么多人不敢发抗,只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喜欢的菜被端走。再一看端到她面前的两个菜,顿时脸色一变,差点把之前的东西都呕了出来。
那是她最害怕的两道菜——粟子酿秦睡鼠+牛奶煮蜗牛!
她恼怒地瞪了亚瑟一眼,却发现他隐藏在眼底的一丝笑意,这下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家伙,一定是为了刚才的事在报复她!
林零咬牙切齿地低下头,目光正好落在桌子底下。她的心里一动,抬起脚就往亚瑟的脚上重重踩下去!
亚瑟显然没有料到她如此大胆的逆袭,吃通之余又不得不维持着他那副冷淡的酷表情,只能将眼神化作飞刀向身边的罪魁祸首。
“陛下,你没事吧?”桂妮维亚似乎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我~没事。”亚瑟淡淡应道,又迅速地瞪了林零一眼。林零得意的笑了笑,现在她的脸上也清清楚楚的写着几个大字:笨蛋也不是好欺负的!
众骑士们早已感觉到了国王和公爵之间涌动的诡异气流,面面相觑之后,又连忙继续闷头吃饭。
看起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桂妮维亚公主则谈起了一个新的话题。原来她最近一直都在附近国家游历,所以谈到了不少旅途上遇到的趣事。
亚瑟也是分有礼貌的和她交谈。
再加上摩根夫人在一旁开着玩笑,这么看上去他们倒像是和谐的一家人。
林零一边拨弄着盘子里的东西,一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骑士们。这些相貌英俊,风度翩翩的骑士们,自然比那些文文弱弱的贵族青年更容易赢得少女们的青昧。所以晚宴上有无数少女正不停地偷瞄人气最旺的亚瑟殿下和第一骑士兰斯洛特。
当然了,其他骑士们的人气也绝对不可小看。这让她很有冲动弄个转石王老五的每周排行榜,一定会很劲爆吧。
“陛下,你一定要去看希腊看看。爱琴海边的阳光会像毯子一样包住你。如果晴朗的时候站在海边,你会以为大海和天空是对方的倒影……”桂妮维亚笑吟吟地抿了一口葡萄酒。
爱琴海吗?林零连忙竖起了两个耳朵认真倾听,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她就把这里列为了长大后一定要去的梦想之地。
“希腊吗?那不是很远?”亚瑟显然对这个话题也有了兴趣,不知不觉将身子微微朝公主的方向倾斜了点。
“公主是左船去那里的,路上还差点遇上了海盗呢。”摩根夫人笑了小道,“陛下以后要去的话,可以问问公主,她对那里已经很熟悉了。”
“那是我的荣幸。”桂妮维亚优雅地拿起盛满酒的水晶杯。亚瑟笑了笑,还真的问起了公主详细的路线,两人对于这个话题倒是聊得相当投机。
等他们聊得差不多的时候,宴会也进入了尾声。众人纷纷向国王告别,桂妮维亚也准备起身回房,可就在她站起来的时候,不知是不是有些喝醉的关系,她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正站在她身旁的亚瑟很自然地伸手扶住了她,她也顺势将身子软软地靠在了亚瑟的身上。
“陛下,公主的房间离你的房间并不远,不如请你回去的时候顺便送公主回房吧。”摩根夫人像是不经意地提议了一句。
不等亚瑟回答,兰斯洛特已经上前了一步,优雅地行了一个礼:“陛下,就让我送公主回去吧。”
“也好,就由你送公主回去。”亚瑟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连忙将公主交到了兰斯洛特的手上。
“小兰不会是对公主动心了吧?”凯骑士的八卦神经又开始了习惯性的运作。
“这也并非不可能,第一骑士和第一美人,也是相配的一对呢。”高汶笑嘻嘻地低声搭腔道。
“公主,失礼了。”兰斯洛特伸手扶住了桂妮维亚,护送着她离开大厅。在出去之前,林零忽然留意到他对自己眨了眨眼,不由心头一热,
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 小兰那样做……都是为了她……

盛大的舞会终于落下了帷幕,宾客们纷纷告辞离去,杜阿格斯公爵也因为要连夜赶回罗马而提早出发了。
热闹非凡的宫殿瞬间就变得冷冷清清。
亚瑟和自己的父亲告了别,正想离开,却看到国王眼神复杂地注视着他:“我的儿子,今夜能不能留下陪我?”
他微微一愕,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亚瑟,难道你不去送送公主吗?”那位随同公主而来的男人,也就是国王的弟弟约瑟公爵忽然开了口。
桂妮维亚公主没等亚瑟说话,倒是爽朗地笑了笑:“约瑟公爵,我不是小孩子了,不必送我。”说着,她拉起裙子,朝着亚瑟行了一个优雅的屈膝礼,“亚瑟殿下,告辞了。如果下次你来卡姆兰德国的话,我一定会盛情款待。”
说着,她又朝国王和约瑟公爵行了礼后,仪态万方地转身上了自己的马车。
“陛下,这位桂妮维亚公主实在是位少见的美人啊。”约瑟公爵还望着她远去的马车喃喃道。
一旁的王后也点了点头:“是啊,这位公主才貌双全,落落大方,毫无贵族女子惯有的矫揉造作,实在难得。”
国王微微蹙着眉,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约瑟公爵一眼,并没有说话。
接着,他的目光一扫,忽然落到了林零身上,于是朝她招了招手:“林零,你过来。”
林零愣了愣,身后的凯已经按捺不住推了她一把:“还不过去。”
她被一股惯性所驱使冲到了国王的面前,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一跤,还好国王一把扶助了她。她恼怒地回过头瞪了凯一眼,却见他很无奈地耸了耸肩,低声道:“不小心太用力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她连忙解释。
“没关系。”国王笑了笑,“对了,今天全靠你才找回了失窃的宝石,我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说着,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了林零。
林零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原来里面装的是条琥珀项链。
“这条项链是亚瑟的母亲留下的,我想如果她还活着,应该不会反对送给你。”
国王的话让林零吓了一跳,她急忙将盒子还到了国王手中,连连摇头:“不行,不行,太贵重了,这个我一定不能收。”
国王看了看默不作声的亚瑟,目光复杂地收回了盒子:“那我也不勉强你。”
“那么陛下,我们先告辞了。”凯上前行了行礼,又朝亚瑟点了点头,拉着林零上了马车。
林零在上马车时,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亚瑟一眼。
清幽的月光衬着他俊秀的脸,有一种光与影的和谐,明媚与暗淡。
他的眼中平静得如一湖春水,所有的情绪,都被掩盖在那冷漠的眼眸之下,没流出来一丝一毫。
他只是一个游戏里的人物!林零再一次提醒了自己,转身上了马车。
马车嘎吱嘎吱地行进在树林的小路上,皎洁的月光笼罩着树林中的一切,仿佛为万物披上了梦的纱衣,远山远树在月光中若隐若现。
“林零,今天我可收集了不少趣闻轶事,哈哈,你一定很想知道吧?等我回去好好告诉你。”凯一直处于超级兴奋的状态,还不忘扭头到窗外,冲了相随在马车一侧的兰斯洛特喊道,“还有你,兰斯洛特,我不会漏了你的!”
林零清晰地听到窗外的马儿打了个趔趄,她将头探出了窗外,月色下的银发男子光华四射,简直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璀灿。不过那一脸抽筋的表情,好像和这样的景象完全不协调了……
她不觉暗暗好笑,看来第一骑士所受的荼毒不浅啊。
“不知约瑟公爵将桂妮维亚公主带来是什么意图?”凯似乎想到了什么,“那位约瑟公爵虽说是国王的亲弟弟,但一直和国王不和,这次怎么突然这样热情地为亚瑟介绍女伴?”
“上次国王陛下和我陷入幻境的时候,陛下曾经说过一句:这多半是他的好主意,难道这个他是约瑟公爵?”兰斯洛特的声音随着夜风低低旋入马车内。
林零也蓦地想起了那句话,心里倒也有点疑惑,这个约瑟公爵,不会将来成为亚瑟成为国王的阻碍吧?
不过相对于这位公爵,另外一位公爵更令她胆战心惊。
“凯,你知不知道关于那个杜阿格斯公爵的一切?”
凯对于她头一次表现出对八卦的兴趣激动莫名,一股脑儿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全倒了出来,充分发挥了人皮字典的效用:“你说的是黑公爵吗?他可不是个简单人物,虽然背负着罗马教皇的私生子这个身份,但却是最受教皇的宠爱,八岁那年就被受封为公爵,连罗马皇帝都要让他三分。而且这个人向来心狠手辣,之前听说教皇的侄子想除掉他,没想到不但被他逃脱,反过来还被他手下的暗骑士灭了全家……”
林零在听到这里时,心里一个机灵。难道上一次,他就是因为被教皇的侄子所追杀才受伤?
凯还在身边滔滔不绝地说着,她却在没有听进去一个字,脑袋里似乎已经化作了豆腐脑,咣当咣当晃个不停。
此时,桂妮维亚公主的马车也不紧不慢的穿行在通往卡姆兰德国的森林里。
“公主殿下,没想到这次您居然会答应约瑟公爵的邀请。之前您可是从来不参加这种晚会的,难道就是为了想看看那位亚瑟殿下?”公主的随身侍女米拉略带疑惑地感慨道。
“不错,我的确对这位亚瑟殿下有些好奇。”桂妮维亚笑了笑,“他似乎和我想象中的有点不同,不过,倒更引起我的兴趣来了。”
“但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米拉,约瑟公爵将我介绍给亚瑟,无非是希望我能用美貌迷惑住亚瑟,这样的话,如果有一天他登上王位,就会给与承诺卡姆兰德国的一切。不过,他似乎小看了亚瑟。”
“那么公主殿下,您打算怎么做?”米拉抬头望着公主,只见那双清澈晶莹的浅蓝眸子就在面前晃动,长睫毛眨呀眨的,水洇洇的表面荡开一圈圈涟漪,细碎光华闪耀其间,美丽到极致。
“我,不会和他合作,因为,”公主的眼里神情难辨,“最后能登上英格兰王位的人,不是他,而是——亚瑟。”
“公主……”米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在公主的眼中,她看到了前所未有的跳跃的光芒。
“米拉,我想成为英格兰的王后。”
夜空中的白月光,仿佛笼罩了一世界的银白。一切的一切突然成了空白,刹那访华仿佛在一瞬间被冷冷地凝固住了。
林零一行回到城堡的时候,发现默林已经回来了。
昏暗的屋里,烛火荧荧跳动,光芒映在默林唇边那抹略带慵懒的笑容上。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就会变得特别明亮,仿佛满天的星斗都装在里面。他眼波流转时,就像整个银河都荡漾起来,令人目眩神迷。
虽然是和往常一样爽心悦目的笑容,但林零有种奇怪的直觉:今天他的心情似乎格外难以捉摸。
“我不在的时候,你做得很好。亚瑟顺利地被受封为骑士了,而且……”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床边,往桌子上的花瓶里插入了几支新采摘的三色堇,“你令他和他父亲的关系也得到了缓和,这也为你提升等级加了分。”
“真的吗?”林零咧开了嘴,“这样的话,我的等级就可以提升了吧?”
“快了,等亚瑟成为英格兰国王的时候,你就提升了一个等级,不过,这仅仅是开始。”他注视着那几朵含苞欲放的三色堇,“之后,战争就会开始了,接下来你的等级就要在那些战争里得到提升。”
“啊?”林零的嘴角一抽,“战争?和谁的战争?罗马吗?”
“这个以后再说。”默林回过头来望住了她,那双海蓝色的眼眸犹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今天的舞会上,你是不是见到了黑公爵?”
林零微微一惊,心虚地点了点头。只听他的声音又低低响起:“奇怪了,黑公爵是不应该继续出现在游戏里的。在被教皇的侄子追杀的那次,他就应该从游戏里消失了。”
似乎为了配合他的话,一阵渗人的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床头的烛火一时晃得厉害……林零的大脑在瞬间变得空白,眼前只有那一句话在飞旋,在被教皇的侄子追杀的那次,他就应该从游戏里消失了……
难道,她真的无意中改变了整个游戏的设置? 这下该怎么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