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都城,凯米洛特。
此时,正在举行晚宴的凯米洛特王宫里灯火通明,觥筹交错,人影叠炫。
深红色的墙壁两边,平滑优雅的餐桌之间,一盏盏雕刻精美的银烛台里跳跃着明亮的烛火,仿佛点点星光漫延,华丽而温馨。长笛,竖琴,六弦琴,羯鼓,风笛,提琴,种种乐器清音与贵族男女们节制的交谈声交织在一起,一派和谐。
林零偷偷打量了一眼坐在她右边的黑衣骑士,只见他正轻轻晃着手中的水晶杯,杯子中那酒红色的液体神秘而又充满诱惑,就好像他本人一样,虽然大家没有看清他的容貌,却在不知不觉中被他的神秘气质所吸引,邻桌的贵妇们也不时悄悄瞥向他,轻轻议论着这位究竟是哪里的贵族骑士?
“小零,你怎么不吃了?”当一个温柔如春风的声音从左边传来时,林零的嘴角抽了一下,她怎么给忘了,旁边还杵着一个变态佬呢。
“侯爵大人,我和你不是很熟好不好,麻烦别那么叫我。”她没好气地丢了一个白眼给他,还往右边又靠了靠。
说实话,这位侯爵的人气也是不差,看样子好像也是颇受欢迎的那一类。不过不同于那位黑衣骑士的冷酷,对于贵妇们含情脉脉的注视,侯爵都是一一地点头微笑,算是回礼。被回礼的贵妇们莫不掩口轻笑,喜上眉梢。
上流社会的晚会,往往也是贵族女子们结识意中人的场所,尤其是在国王亲自主持的宫廷晚会上,更是云集了众多身份显赫的世家子弟,也包括了不少当时英格兰附属国的王子们。除去那位神秘骑士和华丽奢侈的高汶侯爵,以亚瑟为首的帅哥三人组自然是全场最为令人注目的焦点。
林零抬眼望去,正看到亚瑟低声与身边的一位贵族小姐交谈着,那位小姐面露羞涩,神情兴奋,专注的目光黏在亚瑟的身上几乎没有离开过。她忽然感到有点郁闷,那个家伙,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就算长得英俊就怎样,就算会成为国王又怎样,就算……反正当初还不是一块水果糖!
“小零……你在做什么?”高汶疑惑的声音忽然将她从胡思乱想里拉了回来,她低头一看,额上BI的冒出了一滴冷汗,盘里的烤肉居然不知何时被自己的餐刀戳成了肉饼子……
林零拽着自己的刀子,冲着一脸愕然的同桌宾客们挤出了一个干笑,“哈……这样吃起来味道更好哦。”说着,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不假,还重重地往盘里又戳了一下!
不过这一下力气似乎用大了点,只听BIU的一声,那个盘子居然整个往上飞去,然后就直直往下坠去……眼看自己正在那个盘子的下方,林零是想也没想,就念了一句风系咒语,只见那个盘子果然立刻改变了方向……
还好还好……林零心里暗暗侥幸,还没等她松一口气,只听“BANG!”一声从她的左边传来,接着就是高汶侯爵的一声低呼,林零心惊胆战地转过头,一副惨绝人寰的景象霎时映入她的眼帘。
一个盘子正倒扣在华丽丽的侯爵大人的头顶上,还有不少酱汁正沿着他俊美的脸颊往下流淌,滴滴答答溅落在那身同样华丽丽的礼服上……
侯爵大人显然完全被SHOCK了,一时半会魂儿还没回来。直到林零战战兢兢摸出手帕想替他擦一下时,他才回过神来,猛的将她的手一把推开,蓦的站起身来,二话不说捂着脸就冲出了大殿……
大殿里一片寂静,众人难以置信地望着侯爵的背影,有些人似乎想笑,却又因为顾着礼仪而不敢笑出声来。而更多的人,则是用奇怪的目光注视着她,还不停地窃窃私语。
“这个黑发黑眼睛的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好像是亚瑟殿下带来的,听说还是国王陛下亲自邀请的。”
“真是个没教养的女孩啊……” “侯爵大人坐在她旁边还真是倒楣呢。”
“我说和她坐一桌的人都倒楣……”
细小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林零的耳中,她手足无措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陌生的地方,她忽然觉得自己是如此无助……
“哦,上帝啊,不知侯爵大人会不会想不开自杀啊。”一位贵妇人满脸担忧地说道,“这对于一向骄傲的伯爵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自杀?林零的脸色一青,不会……不会这么脆弱吧,忽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凯的咳嗽声,她悄悄抬眼望去,只见凯一脸促狭的笑,兰斯洛特还是保持着那个优雅的笑容,而亚瑟……根本没有看她。
不知为什么,一种微凉轻涩的淡淡的味道随之弥漫了整个胸腔,自己明明已经很努力很小心了,可是,还是捅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亚瑟不生气才怪……
她一边想着,一边顺手动了动餐刀,只听哗啦啦一片响,同桌的那些宾客立刻吓得捧起自己的盘子BIU的弹了起来,像是说好了一样纷纷往后闪人。
林零的手僵了一下,一股说不出的懊恼冲上心头,可恶咧,同样的错误,她怎么可能再犯第二次!
就在这时,一个干净的盘子轻轻放在了她的面前,她转头一看,居然是身旁的那位黑衣骑士将盘子递了过来,心道原来还是这个帅哥镇定自若,乱有风度的。于是朝他笑了笑,小声道,“谢谢你。”
“不用谢。”黑衣骑士居然开口了,“原来你会风系魔法。”
他的声音低沉冷冽,是不同于亚瑟那种冷漠的冷,而是一种让人感到害怕的森冷,林零微微一惊,刚才那种阴冷的熟悉感又在瞬间袭来,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
而且,他居然感觉的到自己在用风系魔法?这个神秘骑士到底是何方神圣?带着满腹疑惑,她偷偷又打量了那骑士几眼,只可惜他脸上戴着面具,而且还一直低着头,完全看不出半分端倪。
才没过了十来分钟,高汶侯爵居然很快又回到了大殿里,此时的他已经换了一袭深绿色的礼服,金棕色的发丝也已经清洗过了,还散发着淡淡香味。贵族小姐们顿时又眼冒心心,华丽丽的侯爵大人又回来了……
看着他一派优雅的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大家无不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林零惊讶地看着他,脱口道,“你好快啊……”
高汶很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还好吧,我只是去洗了个澡,洗了个头,抹了点香油,做了个按摩,喝了一杯茶,顺便和准备菜肴的女仆聊了一会儿天……”
林零的嘴角不停抽搐着,这个家伙是不是人类啊,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那么多事?
“对了,小零,这酱汁可是十分难洗哦。”高汶像是故意要提醒她。
林零一愣,也只好以一种低头认错的姿势结结巴巴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啊。”高汶一脸微笑地看着她,忽然握住了她的手,放到了唇边轻轻行了个吻手礼,用一种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等你成为了我的收藏品后,我会好好教你的。”说完,他居然伸出舌尖,趁着没人注意,悄悄舔了一下她的手背。
林零的背后倏的冒起了一股寒气,连忙像甩蚂蟥一样把他的手甩掉,将自己的手放在背后重重擦了几下。
呃——好变态的大叔!。 晚宴结束之后,盛大的舞会终于开始了。
国王伸出手去,牵着王后的手领跳了第一支舞后,人群马上喧哗起来,携同舞伴纷纷下场,翩翩起舞。一时间,大厅里音乐如流水倾泄。骑士们风度翩翩,舞步娴熟;贵妇们裙裾翻飞,婉如巨大的蝴蝶。
本来看到侯爵被两位贵妇拖走,她还松了一口气,可没想到,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的长相和他们不同,居然有好几位贵族青年上前邀舞,窘得她恨不能躲到桌子底下去,这下可千万千万不能再丢人了!
不远处的帅哥三人组,此时也正处于美女们的围攻中。
“亚瑟,你看,居然有好几个骑士邀请林零跳舞了呢,看那个家伙的样子,哈哈,准吓坏了。”凯在应付美女们的同时还不忘随时注意四周的八卦。
兰斯洛特微微一笑,“今天的林零的确非常美丽。”
只有亚瑟不以为然哼了一声,“什么美丽,比她美丽的女人多的是,那是因为这个笨女人和我们长得不一样,所以那些无聊的人才对她有兴趣。”
凯不怀好意地瞥了亚瑟一眼,“无聊的人?咦?这语气怎么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对了,亚瑟,你好像一副很不爽的样子啊。”
“对这种笨女人有兴趣的人,不是无聊的人又是什么,毫无品味。”亚瑟别过了头,不再去看林零。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兰斯洛特站起了身来,“殿下,我去帮她解围吧。”
“行了,你们都在这里等着,”亚瑟也忽然站起了身,“我去把那个家伙带过来,省得她又像刚才一样惹事!真是个超级麻烦的笨女人!”

“哈哈,你果然是了解你的主人。”高汶忽然笑了起来,还转头对着内屋说了一句:“出来吧,兰斯洛特骑士。”
林零和亚瑟大吃一惊,同时朝着那个方向望去,之间一位年轻的男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美丽的银发犹如熔化的碎银一样闪耀着动人的光泽,双眼充满神采,呈现出的是雨过天晴的天空般的湛蓝。
“兰斯洛特!这是怎么回事?” 林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兰斯洛特他怎么就恢复原状了?
高汶殷勤地抛给了她一个妩媚的笑容,趁机凑到的她的身旁:“小零,就让我来告诉你哦。其实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救出了兰斯洛特的魔法,不过跟他打了个赌,就是这个选择题。我说陛下会选一个,而兰斯洛特的大难确是跟陛下的一样。于是我说呀是他输掉话,就成为我的骑士。没想到……”
兰斯洛特走到了亚瑟的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礼节。 “陛下,很高兴又见到你。”
亚瑟点了点头,眼中却流转着难以掩饰的欣喜。 “兰兰!你真的变回来了!”
林零兴奋地扑了上去,像是为了求证一样还掐了掐兰斯洛特的脸,软软的,暖暖的,管然是兰斯洛特本尊!
亚瑟咳嗽了一声,很不爽地看了一眼她正在蹂躏兰斯洛特的手。
“林零,也谢谢你信守诺言,为了我再次来到这里,还顺利完成了任务。”
兰斯洛特温柔地看着她:“你没有让我失望,我们的同伴。”
林零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只是忍着点了点头。
“我们也该回去了。”亚瑟的唇角略略扬起,深沉的目光掠过了林零和兰斯洛特。
“一二三,你的记性是不是太差了。”帕西法尔忽然斜瞥她一眼。“我的报酬呢?”
林零这才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他,急忙向亚瑟求援:“有没有带钱,快借我一些。”
亚瑟摸了一下随身的口袋,露出一抹尴尬的神色:“出来得太急,忘了带钱袋。”
“啊,小帕,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回凯米洛特吧”尽管看到亚瑟一脸的愠色,林零倒还想把帕西法尔拉过来。
重要的圆桌骑士一员,他到底会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帕西法尔露出了完全没有兴趣的神色:“不想去,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借钱吗?我这里有。”高汶立刻示意手下的侍从送上一个装满金币的钱袋。
帕西法尔不客气地将钱袋放入了怀里,一言不发地向外走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对了,一二三,下次要是有买卖的话,你可以来星期五找我。只要出的起价格,我就会接下买卖。”
她侧过头,看看高汶:“这些钱将来我会还给你。需不需要我写张借据?”
“这些钱不用还了。”高温那绿色的眼眸里闪动着奇异的神色,“你和我很快就是一家人了,还还什么?”唔?林零觉得自己好像完全没听懂他的意思。高汶忽然走到了亚瑟的面前,微微附身行了一个优雅的礼节:“陛下,以上帝的名义,我在这里向您请求,请将林零小姐嫁给我高汶为妻。”林零成面瘫状地盯着他,脑袋里又一次当机了。结婚!拜托,她才十六岁嗳,结婚对她来说好像太早了吧。不过不过,这是第一次求婚哦,尽管是在游戏里,可毕竟是求婚呐!虽然对方是个变态大叔,不过也算是超有钱的帅哥一枚哦。亚瑟缓缓抬起眼,在他沉默的、深色的眸子注视下,紫色的瞳孔却收缩起来,声音更是冷若冰霜:“高汶侯爵,你是在开玩笑吧。”
“陛下,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真心实意想娶林零小姐为妻。”
高汶不慌不忙地眯起翡翠般的绿眸。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会将所拥有的一半骑士和领地奉上,并且随时听候您的差遣。”
林零的意识刚刚从浑沌不清的泥沼里被拉回来一点,在听到他的诚意后又一次当机了。
谁都知道,高汶侯爵富可敌国,如果能得到他一半的骑士和财富,那简直是难以想象。
林零也没有相过自己会变得这么值钱,尽管很是震惊,不过在震惊的同时还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虚荣心,好像还从来没有人,为了她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吧。
“小零,请相信我,我是真心的。” 他的唇边还是挂着慵懒的笑容。
“我已经将所有的收藏品都送走了。只要你点头,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
林零那一点小小的虚荣心,在听到收藏品这三个字时,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了,这变态大叔还有这么恐怖的爱好呢。 “哈……我们的年龄不合适。”
“我看上去可是年轻英俊潇洒无比啊。” “你的爱好比较奇怪。”
“从现在起我的爱好就是你。” “……”
“行了!”亚瑟冷冷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郁闷的情绪荒唐地在充满莫名黑影的心底流窜,像是要挣破他的胸口。
求婚! 居然有人向这个笨女人求婚!
更荒唐的是,那个人居然还愿意奉献出一半的财产,为了这个笨女人……真是不可思议!
高汶的脑袋是不是被马踢过了?
他当然也知道高汶的财富,但……这个家伙实在是搞错了求婚的对象。
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个笨女人了,一直怕被当作收藏品的她怎么可能投狼窝?
“这个问题就问林零自己吧。”他平复了波动的情绪,转向了林零,神色冷漠。“我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也不会有异议。”
只要她不同意,他就毫不犹豫地带她离开,当然,他对她的回答再清楚不过了,这样形式地问一下,不过是给高汶留了几分面子而已。他不会舍弃她,他会遵守自己的诺言。
林零才不知道亚瑟在短短的时间内想了这么多,只是看着他一脸的无所谓,心里有一个地方正在聚焦着说不清的恼意。
刚才还说是他不能舍弃的同伴,现在又说要尊重她的权利!
看他无动于衷的神色,本来想说出口的拒绝,一气之下居然变成了:“让我考虑一下。”
听到这个答案时,亚瑟的脸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冷冷丢下了三个字:“随便你。”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兰斯洛特有些惊讶地望向了林零,就连高汶的眼中也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讶。不过他很快又愉快地笑了起来:“那么我会给你更多的时间考虑,过一段时间,我会亲自去凯米洛特拜访你。”
回凯米洛特路上,亚瑟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过。
她也因为心里有气,没去搭理他。
两人都只和兰斯洛特说话,把第一骑士搞得头晕脑胀。在这样的煎熬中,一行人总算是到达了王宫。
一进宫殿,林零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特里司!”
忽然见到认识的人,让她的心情又变得好了一些,她扬起唇,给他一个快乐的拥抱。
“林零,你回来了?”特里司显然也是很高兴见到她,不过就在她的手离他还有0.01毫米的时候,他轻巧地侧过了身,“林零,没洗手不许碰到我哦。”
砰! 话音刚落,林零就因为惯性作用,五体投地摔倒在地上。
“特里司……你太过分啦。”林零揉着被摔红的鼻子哀叹道。
亚瑟的嘴角掠起了一丝促狭的笑意,还幸灾乐祸地扔下两个字:“活该。”
林零瞪他一眼,又朝四周张望:“凯呢?怎么没见到他?”
“哦,你是说凯骑士吗?”特里司露出一抹同情的神色,“他这几天喉咙肿了,正躺在床上休息呢。”
“啊,那对他来说可是个不幸的消息。我得去看看他。”
林零也有些同情起凯,对于每天八卦不离身的凯来说,不能尽情地说话是多么郁闷的事情。
特里司在她身后又补充上一句。
林零的脚下一滑,差点栽倒,第一个对凯的八卦这样有兴趣的人,是看起来那么飘逸脱俗的特里司骑士!
当林零在凯的房间前敲门时,只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嘶哑的声音:“特里司,你有完没完,我的喉咙都肿了你还要我说!#%&&&&!”带愤怒的声音里还夹杂着一段骂人的俚语。
嘴角勾着笑意,林零轻轻推开房门:“嗯,原来凯也有不想说八卦的时候啊?”
“林零,你回来啦!那陛下和兰斯洛特也回来了?”
凯见她笑眯眯地点点头,立刻收起刚才愤怒的表情,眉开眼笑地从床上支起身子,不过很快就捂着喉咙栽倒在床上。
“你喉咙痛,就少说几句吧。”
林零忽然想起什么,在口袋里摸啊摸,摸出几颗她没吃完的薄荷糖递给他:“你吃些这个,应该会好点吧。”
凯半信半疑地接过来,又叹一口气:“林零,你不知道那个特里司,实在是太恐怖了,我说到喉咙都肿了他还要继续问下去,以后我可不想再给他说这些了。”
林零格格直笑:“哈,凯,终于让你碰到八卦克星啦!”
凯幽怨地看她一眼,顺便将薄荷糖放进了嘴里,眉眼一挑:“是薄荷?原来薄荷能做成这么好吃的东西?”
林零眨了眨眼。
“这次你们都能回来太好了。过些日子陛下会在宫里召开盛大的宴会,招待各国的贵宾和本国的贵族。”
“那到时一定会很热闹喽?”
“恩,不过,”凯收起了笑容,“听说还有不少贵族对陛下就任国王一事耿耿于怀,希望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才好。如果他们拒绝前来,对陛下来说也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
林零点点头,目光一转,忽然留意到凯的右手姿势有些奇怪
“凯,你这里怎么了?”
“哦,没什么。”凯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连忙将右手藏在了身后,仿佛是想赶快转移话题似的又说道“听说那一位美女也会来参加宴会。”
“第一美女?”
“对了,忘了吗?就是那位卡姆兰德国的公主桂妮维亚,你上次也见过她呀。”

两天之后,守卫在高汶侯爵的城堡前的骑士们无比惊诧地见到了两位古怪的来访者,只见那一男一女,头发全都变成闪电爆炸式,一个全往左边倒,一个全往右边倒,还不算歪鼻斜眼半面摊。
两人在脸上按摩大半天,那些移位的五官才慢慢归位。
林零扳正自己的嘴角,心里暗暗庆幸,还好还好,没被这个魔法整成面瘫。坐波音737是很爽,可是如果是敞篷的波音737,那这个滋味,哼哼哈哈,打死她也不想再享受一次了。
“快去通报一声,就说我林零要去见你们侯爵!”
这是她回复表情后的第一句话。这才有骑士认出了她,赶紧点点头进去通报了。
“一二三,拿了酬金我就走。”
帕西法尔揉着嘴角,还算流利地说出回复表情后的第一句话。
林零瞥了他一眼,不善良的人还真是不可爱…… “不过……”
他还是有些疑惑地看她一眼,显然对波音737的速度很是郁闷,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他还是什么都没有问。
“你放心,不会少付给你钱的。”
林零忽然看到他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目光望向了远处,仿佛聚焦在了她的后方一点。
她刚想转头看看,募得听到了一个清亮点声音:“笨女人,你怎么来得这么晚!一定又是在路上磨蹭!”
在这一霎那,她以为自己幻听了。不过,身后那逐渐逼近的清晰脚步声很明白地告诉她,她的听觉并没有任何问题。
僵硬地将身体稍微向后转过去,当视线里清晰地映入步近自己的人的面容时,她真的很想就那样双眼一翻直接晕过去算了!
心脏好像是不属于自己似的在剧烈跳动着,毫无节奏可言。
眼前的东西都看不清楚了,只有那头灿烂如黄金的发丝和紫水晶般的双眼在不停晃动着。
在他的面前,连阳光都黯淡下去,哪怕是飞天的彩虹,也只有在他身后绚烂。
亚瑟…… 亚瑟…… 亚瑟……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对了,是墨林跟你说的……我在这里对不对?”她按捺住小鹿乱撞般的心跳,语无伦次地问道。
亚瑟的紫眸中沉淀着温柔的色泽,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呛人。
“你在这里关我什么事,我是为了兰斯洛特而来的。”
林零的神色一黯,没有再说什么。
是自己自作多情吧,他怎么会为了自己而来呢?
小帕,我们进去吧。”她精神欠佳地招呼帕西法尔一起进去。
亚瑟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明显皱了皱眉,这才留意到林零身边的少年,居然就是上次想要暗杀他们的人。
“林零,你怎么会跟这个人在一起?”他没好气地问道。
“哦,是小帕是送我来的。”林零随口解释道。
看到亚瑟脸色有些难看,她还以为他还记着小帕曾经想杀了他们的事情,忽然想起来墨林说过的话,于是又赶紧替小帕说了一句好话:“这几天全靠有小帕照顾我。”
当然了,仅限于天使状态时。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说完这句话,亚瑟的脸色好像更差了。 奇怪……
“看来你们现在相处得不错。”他的声音冷得像冰箱里冻了好几天的冰块,让林零莫名地打了一个冷战。
为什么有一种好像会倒霉的预感呢?
再次进入高汶侯爵的城堡时,林零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
上次和亚瑟小黑猫奋力脱险的事还历历在目,回想起来似乎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那时的亚瑟黑猫,真的是好可爱呢,可惜,一切都已经是过去。
他现在是高高在上的英格兰国王,自己,就是海里的一颗毫不起眼的小贝壳。
想着想着,她的眼神就瞟到亚瑟那里,就像是说好了似的,他也正抬起眼注释着她,两人的目光又一瞬间的交接。
那一刻,林零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亚瑟的眼神,好像格外地温柔。
就在这时,高汶侯爵华丽丽地登场了,金棕色的微卷发闪耀着动人的光泽,一袭宽大的绣金线绿长袍,褐色的腰带上缀着蓝色小粒宝石束于服饰间,显得高大英挺的他更是华美俊秀,再配上他那灿若明岚的笑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绝对的明星气质!
“我的小零,你终于来了!”
看到林零的时候,他更是笑成一朵花,完全无视一旁的亚瑟国王,热情洋溢地扑了过来。
“高汶侯爵,既然她来了,那么该把兰斯洛特还给我了。”亚瑟非常适时地挡在林零的前面,“作为一名骑士,你不会不遵守你的诺言吧。”
高汶微微抿嘴:“这是当然,小零既然遵守诺言,我也会遵守我的诺言解除兰斯洛特所中的魔法。”
他顿了顿:“我知道,兰斯洛特是你的第一骑士,陛下,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换取他的平安吗?”
亚瑟平静地看着他:“当然。”
“那么,如果我说,您可以用林零换取兰斯洛特呢?”
亚瑟的脸色微微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这两人里您只能带走一位,那么您会选择谁呢?”高汶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
“高汶侯爵,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亚瑟冷冷看着他,“你是在和英格兰的王作对。”
高汶无所谓地笑了起来:“陛下,兰斯洛特骑士还在我的手里哦。”
亚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林零刚刚听到高汶的话时心里就咯噔一下。
就知道这个变态大叔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居然想出这么欠扁的选择题!
虽然在默林的口中,她是会帮助亚瑟王的人,可是她所发挥的作用实在是太渺小了,和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第一骑士兰斯洛特比起来,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如果她是亚瑟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舍弃一个笨女人,而选择第一骑士吧。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他的选择,但她仍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某些细小的丝绳给勒住了般,呼吸开始变得困难。
“好,那我告诉你。高汶侯爵,”亚瑟上前一步,紫眸如星辰般璀灿,闪耀着坚定的光芒。
“不管是爱人,还是朋友,或者亲人,我都没有权利决定他们的命运,也没有办法放弃任何人!只有他们本人才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他们都是我的同伴,所以,无论是兰斯洛特还是林零,我都不会舍弃,我的选择就是这样!”
周围一片寂静无声,高汶的神情复杂难辨,就连帕西法尔的脸上也露出了异样的神色。
望着犹如阳光般闪耀的亚瑟,林零的心里忽的涌起了一点暖融融的感觉,像是一条躺在沙漠中的河流,凝滞,缓慢,渗入每一粒晒得发烫的沙子,最终化作淡淡的水汽,只是看不见,却从不消散。
她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扇贝,渺小到即使汇入大海也掀不起一丝波浪,可是就算是一粒小扇贝,也是有情有爱有笑有泪。
亚瑟,我只是个平凡的女孩,却喜欢这不平凡的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