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然副县长在市里的宾馆里住了三天,第四天,他出现在了党校县干班的课堂上。一进门,任晓闵就喊了声:”陈县长,来啦……陈然有些不好意思,侧着脸。任晓闵看了看,脸上已经光滑了,也没有肿。她心想:20个巴掌也只管三四天时间,可见当时,那些小青年们下手,也还是算留情的。莫仁泽端着杯子,晃到陈然的面前,笑道:”老陈哪,你这几天不在,可成了新闻人物了。””莫主任尽……”陈然抓了抓头发,说:”不说了吧。没意思……”是没意思。”任晓闵在后面接上了话:”陈县长哪,你可把县干班……”陈然立即红了脸,任晓闵也意识到自己话说得太过了,赶紧补了句道:”县干班没有陈县长,可是冷清多了。””真的吧?那好,好啊!”陈然站起来,倒了杯水,经过任晓闵身边时,悄声道:”任书记,咱们都是来学习的,可不是来……要说受教育,我们也都受了好几十年了,是吧?你说呢?”陈然这话说得静悄,任晓闵听着却刺耳。她脸一红,腾地站起来,嘴唇动了动,却没说话,足足望了陈然一分钟,又坐下来,低头翻书了。余威一直在看着陈然,虽然他没有听清陈然跟任晓闵说了什么,但看任晓闵的神态,他就知道,陈然一定说了很道地的话,也是很刺疼的话。任晓闵没有发作,这说明陈然的话说得含蓄,使的是暗劲。就像武术比赛,绵软的八卦拳,打着你,你却无法还手,你找不到还击点。这样的说话,在官场上是很普遍的,正所谓亦庄亦谐亦黑道。任晓闵虽然低着头,但余威看得出来她在生气。她几乎是抿着嘴唇,甚至是咬着牙齿,细白的脸上,一阵阵泛红。余威看了下,便起身走到陈然身边,喊道:”陈县长,没事吧?我想请你出来一下。”余威这话说得轻细,除了陈然,几乎没有人听清。但陈然听清了,他抬起头,笑了笑。余威是班上的支部书记,他喊,应该是有事的。陈然便跟着余威出了阶梯教室门,到了走廊上,余威递上支烟,陈然接了。余威问:”脸还疼吧?””你这……”陈然抑制住了后面的话,道:”谢谢,不疼了。没事……”那就好!老陈哪,我说你也是老同志了,怎么就……你知道这事,让党校领导都很为难,市委王书记都亲自过问了。””……我没想到。但总的来说,是酒醉了嘛……”酒醉?就这么简单?””你……余部长,不,余书记,你这是……”陈然把烟头扔了,红着脸,盯着余威。余威依然笑着,说:”别生气嘛,就是说说,说说。我的意思是这么大的事,你陈县长也得给县干班的同学们有个交代吧?”陈然鼻子一哼:”我交代?交代什么?”说着,就转身往教室里走了。余威没有跟着,而是在走廊上吸完了一支烟,才慢慢地走进来。坐到位子上,他想:这陈然,难怪湖东现在有许多人正在调查他。这样的素质,这样的干部,怎么就……唉!听说陈然涉及到交通和建筑两大块的事。这两大块,余威自己在县里是清楚的,都是一个县里最重要的部门,权力大,钱也多。一个分管副县长,如果两大块都真的涉及了,那可是……这几年,全国各地出案子最多的部门,就是交通,还有建筑。究其原因,还是权力失去了制约,过分宽裕的自由裁量权,让一批批的干部最终失去了自由。下午的课是吴旗教授的政治体制改革综述。吴旗上课有个特点,不带书,只凭着一张嘴,在讲台上滔滔不绝,也不板书,你愿意记就记,不愿意记,他也不说。他讲课的风格,完全是浑然忘我,一个人在台上,自顾自地大声讲着。至于台下有多少人听,是不是听进去了,他基本是不问的。课一讲完,拍拍衣裳,走人。但是,吴旗的课大家却都愿意听。他有思想,有观点,有分析,有批判,这样的课一讲出来,学员们听着听着就进去了。这些县干们平时忙于工作,哪有时间思考?因此,吴旗教授的课一听,感到茅塞顿开,犹如醍醐灌顶,淋漓痛快。其实,党校在中国就是一个特色,而党校教授的胆子,更是一大特色。真正敢于对国家政策说”不”的,大半都是党校教授。早些年,中国进行第一轮金融体制改革,但是,正热火朝天之时,中央党校的某位教授却不合时宜地抛出了一系列理论:金融体制改革,弊大于利。他的分析当然不全对,但很多分析,对后来金融体制改革的修正,却起到了重大作用。党校是最接近党的核心的,对党的政策,往往知道得早,分析得透,理解得深,因之也批判得彻底。不过,党校也不是从上到下,一以贯之的。越是到了底下,党校教授们的胆子越来越小。到了县一级,几乎成了解读各项政策的传声筒。市一级相对要好些,但也很难放开。放开需要底气,北京的教授们知道内幕多,所以说出的话能有分量。到了市党校,你再说,就没人听了。好的演讲,好的讲课,必须包含大量的信息。信息越丰富,受众才越欢迎。尤其是这些县干们,最愿意听的就是对政策的另类解读,或者是对高层决策的内幕揣度。吴旗属于前者。县干班的课属于板块式教学。一个教授讲课就得讲一上午,或者一下午。吴旗教授侧着身子,从教室门里走上了讲台,轻轻道:”上课了……”今天,我们讲政治体制改革。在讲课之前,我想重复一个观点,就是政治经济学上常讲的一个观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么,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在被经济基础决定的情况下,到底进行得如何呢?”吴旗问了这句话,却并不等待回答,突然话锋一转:”现在,在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中,政治经济学的那个著名观点已经失效了。我们现在,是典型的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阶梯教室里回荡着吴旗的声音。他是一开始轻,继而声音放大,到最后,就有些”振聋发聩”了……课间休息后,吴旗突然转变了话题,讲到了腐败。”腐败是一个民族的疼痛,是一个政党的悲哀。现在,我们的腐败已经不是个别人的事了,而是群体性腐败,制度性腐败。”吴旗这话一说,县干班上顿时没有了声音。很多人的头都低下了,除了吴旗的声音,就是记笔记的声音。莫仁泽咳了一声,余威回头朝他望望。只见莫仁泽起身,拿着支烟,朝余威笑笑,出了门。他的意思是烟瘾犯了,得出去解决一下了。县干班里抽烟的多,而且特色比较明显:抽烟的大都是年龄较大,一直在基层干起来的同志;而那些年龄相对较小、或者一直在市级机关工作的同志,几乎都不抽烟。另外一点就是,抽烟的干部当中,又以在特权部门的干部为多。至于抽烟的档次,几乎惊人的一致。如果每天谁愿意,将县干班学员抽过的烟头收集起来,就会发现:烟都是”中华”,无其他牌子;而且量也是十分的大,按抽烟学员数来平均,每个人都会摊上一包。这也就意味着,每个人每天抽掉了50元人民币。当然,县干班的学员们是不会算这个账的。没有必要,也没有意思。烟都是别人送的,你不抽也是浪费。何况抽一支烟,既给国家增加了税收,又促进了消费。真正说起来,这些抽烟的干部都是在拿身体为国家作贡献。这种奉献精神,岂不也应该提倡?莫仁泽一出门,接着就有其他的学员出门了。抽烟也有效应。莫仁泽在走廊上抽烟的味道,随着风刮进了教室。有烟瘾的人一闻这味道,马上就心里痒痒了,仿佛毛毛虫钻进了鼻孔里,非得打一个响亮的喷嚏不可。陈然也出来了。莫仁泽给陈然递了支烟,问:”那事善后了吧?””唉!了了!”陈然和莫仁泽都是来自底下县,共同的阶级基础决定了他们之间共同的关心与理解。”以后酒还得……”莫仁泽把话说了一半,陈然点点头。转过身来,陈然看见周天浩正从走廊那头往这边走,就本能地移了移步子。要是平时,陈然根本不会在乎的,可现在……他是一个惹了事的人,不得不小心。他看见周天浩远远地朝他笑笑,正要迎上去,周校长已经向侧边的过道走去了。莫仁泽看着陈然,笑道:”老陈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哪!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就是。所以刚才……不就是个小丫头吗?”陈然压低了声音,往莫仁泽边上凑了凑,”我可清楚她。原来还以为她不知是个多么正经的人,现在我知道了,不也是……””也是什么?”莫仁泽使劲地抽了口烟,凑上来问。陈然的嘴却像一下子被封住了似的,再也不说了。莫仁泽摇摇头。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冯岚。他的心马上往上跳了好几个厘米,拿着手机,往过道那头边走边道:”你好!正……””正什么?没上课?”冯岚明显是压着声音。”上课,出来抽烟!顺带想想……”莫仁泽话没说完,冯岚就道:”我明天到市里出差,你……”莫仁泽没有任何思考,直接道:”好的,我等你!老地方。”最近两天,莫仁泽不知怎么的,特别地想冯岚。周日回家,冯岚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出来。今天是周四了,明天就是周末。冯岚选择这个日子出差,也一定是别有深意的。莫仁泽这4天内,至少给她发了50条以上的短信,同时还打了不下于10次的电话。莫仁泽的举动告诉她,她要再不给莫仁泽一次亲近的机会,莫仁泽也许就会发疯了。而冯岚,是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的。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冯岚也……夹在两个男人之间,她感到的是黑暗与扭曲。她想尽快地回到一个正常女人生活的轨道。只有那样,她才不至于见到孩子和丈夫时,内心世界会充满愧疚。可是,莫仁泽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在桐山,莫仁泽是一面旗帜,昭示着风的方向。而且,6年前,冯岚凭着一时冲动,直接跑到莫仁泽办公室,在言语之间,竟然写下了令桐山人惊讶不已的神话,那可也是莫仁泽的关心哪!到现在,冯岚都坚信,莫仁泽在答应帮她解决工作问题的那一刻,是对她没有任何企图的。他们的关系,完全是在后来的接触中产生的。甚至,这种关系也不仅仅是情人之间的关系,也充满了爱与激动,幸福与颤栗。即使今天,冯岚也固执地觉得,他们之间也是美的。一切的爱其实都是美的,只不过随着岁月的变迁,随着欲望的增加,而变得逐渐丑陋和虚伪。接完电话,莫仁泽并没有急着回教室,而是又抽了支烟。昨天晚上,县委组织部的叶部长给莫仁泽打电话,说要向他汇报点事。其时,已经是11点了。莫仁泽知道,这个时候叶部长打电话来,说明事情一定不一般。一般的事情,组织部的副部长不会这么急的。叶部长是莫仁泽在当副书记时提拔起来的。早前,他曾是莫仁泽的秘书。后来调到组织部担任干部科科长,再后来提了副部。从官场脉络上数,是应该属于莫仁泽这一系的。莫仁泽只好起床,披了衣,到门外,站在门厅里问:”什么事,这么急啊?””是这样,莫主任,最近反贪局那边不是查了教育局的乔立新的案子吗?本来是经济问题。但是,刚才晚上我听说,情况有些变化。””变化?””我是听反贪局的郑局长说的。说乔立新在办案人员审查时,主动交待了一些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当初提拔时,给很多领导送了重金。这里面,也……””啊!”莫仁泽应着,心里却一抖。这是他始料不及的。乔立新两个月前就被反贪局给抓了,原因是他在县城中学的建设中,收受了包工头的贿赂。上周,莫仁泽回县里,还同反贪局的一把手局长吴平通过电话,问到这案子。吴平说已经基本搞清楚了,涉案金额大概40多万,初步的意见是移交司法处理,可能要判个三年五年的。其余的,吴平什么也没说。怎么才过几天,情况就……叶部长继续道:”这事听说已经向任真书记汇报了。任书记要求暂不对外公布,继续侦查。对乔立新交待中涉及的人员,不管是谁,一查到底。”不管是谁,一查到底?这话莫仁泽听着,就有些感觉。这不是……我莫仁泽也才刚刚从副书记任上到人大来几天,怎么就……任真是从西江市委的副秘书长直接调到桐山来担任书记的。桐山这地方地处山区,老百姓,包括干部,排外思想都很严重。任真一过来,马上就感到了这种倾向。但是他没有贸然下手,而是观察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才在市委的同意下,对桐山班子进行了调整。莫仁泽从副书记的位子上,调到了人大任常务副主任,级别上还升了半级,从副处变成了正处。但内在里,大家都知道,任真书记是真的”认真”了。从莫仁泽下手,正应了所谓”擒贼先擒王”这句古话。莫仁泽也没有作出任何反对,在常委扩大会议上,他表态说:”市委的决定十分正确,作为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我坚决拥护,坚决服从。”其实,个人怎么能大得过组织呢?任真到底是书记,他代表的就是组织。何况,莫仁泽自己也还藏了个小九九:这些年,自己在桐山官场上叱咤风云,虽然风光,可也树敌不少,留下的后患也不少。早一步退出来,也许不是坏事。甚至,还可以让他获得一个”弱者”的形象。对于弱者,中国人向来是同情的,也是充分理解的。有很多干部,在位时什么事也不出,可是一旦退下来,马上就出事了。这就是没有给自己一个修正的时间。莫仁泽认为的修正,就是逐步把以前自己在官场上的一些事给了了,不留下后遗症,不留尾巴。这样,可能到了60岁退下来的时候,所有的账都还清了,所有的事都解决了,人们对他在官场上的”当年雄风”也渐渐淡忘了。这多好!轻轻松松地回家含饴弄孙,安度晚年了。可是现在……任真书记说要一查到底,这话在莫仁泽听来,总有些暗示性。他心里一紧,立即给桐山纪委的副书记陈化打电话。陈化一接,知道是莫仁泽,口气好像有些变了。莫仁泽问:”听说纪委正在查……””是吧?不太清楚。也许是吧,这不是我在分管。”陈化含糊其辞,心有隐衷。”那好,我也只是问问。”莫仁泽挂了电话,他的背上突然一阵发凉。拿着手机,他看着走廊外的香樟,发起呆来。这事……总得有个……

周一的早晨,莫仁泽是县干班第一个到党校的。昨天下午,他与陈然通了电话,知道陈然一直待在市里。他心里也有些打鼓,毕竟当时他也在场,他想尽快地知道党校方面对这件事的反应。莫仁泽让司机回去后,一个人进了宿舍。县干班跟党校其他的班不同,周五下午几乎走空,周一早晨全部回笼。其他班有些学员,因为车辆问题,很多是周日的下午就赶到党校来,而县干班就不同了。大家都有专车,某种意义上就等同于私车。学员中离党校最远的,是西平县开发区的江主任。西平县离党校120公里,江主任早晨6点出发,8点前能顺当地赶到党校上课。何况党校县干班周一上午基本上以班级活动为主,潜在的,也是考虑到学员性质的特殊,有意识给他们一个上午的缓冲的。但就这样,县干班周一上午的出勤率,依然是很低的。一部分同志要处理些公务。虽然人在党校学习,但为人民服务不能停止。一部分同志可能周日晚上酒醉了,难以按时回来。还有一小部分,因为”紧急情况”,出差了。莫仁泽放下包袱,就出门到雅湖那边。现在是早晨7点多一点,太阳已经升起,阳光透过树叶,洒在湖面上。宁静的湖水,因此被一点点地打碎,晃荡着,仿佛一汪碎银,又如同一只朦胧着泪水的眼睛。想到眼睛,莫仁泽有些激动。昨天在桐山,他本来约了冯岚,想请她晚上一起吃饭,然后……可不巧的是,冯岚说她身体正不方便,在家休息。”过几天吧,莫主任。”冯岚说话也是轻轻的,这让莫仁泽心疼了。莫仁泽道:”好好休息。过两天好了,我请你到市里来。””好呢,莫!”冯岚这样称呼的时候,莫仁泽心里一酥。”宝贝,宝贝!”莫仁泽喊了两声。冯岚是桐山一中的老师,准确点说,是音乐老师。师大毕业时,冯岚一个人满脸无辜地直接跑到莫仁泽办公室,说莫书记愿意为学生办事,因此就找过来了。莫仁泽也是第一次见一个小姑娘这样的阵势,心下喜欢,就顺手打了个电话,结果,冯岚被安排到了一中。当时,这成了桐山教育界的一大悬案。一个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师大音乐系女生,怎么被安排到了省级重点的桐山一中?要知道,桐山一中所进的老师,明底里是说招考,实则是领导圈定,再走形式的。桐山一中的老师班子,毫不夸张地说,就是桐山官场关系的一个缩影。在这个大缩影中,出身于下岗工人之家的冯岚,能够占有一席之地,岂不是……直到冯岚进校一年之后,大家才约略地知道,原来每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也站着一个男人。不过,这个男人应该是个更成功的男人。莫仁泽便是。莫仁泽在桐山,管的是干部的事。人是最大的,管人者,岂不更大?一晃,已经6年了。冯岚也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现在的30岁的少妇。3年前,她与大学同学吴群结婚,证婚人就是莫仁泽。吴群在北京工作,离桐山是山高水远。莫仁泽与冯岚的关系就一直不明不白地保留着,只是在一起的时间少了,特别是去年冯岚生了孩子后,莫仁泽感到她对他有些冷淡了。莫仁泽也查了一些资料,说女人生了孩子后有一段时间,是对两性比较冷漠的。因此,他以少有的耐心,等待着冯岚的复苏。上个月,莫仁泽约冯岚到桐山邻近的云雾山去住了一晚。半夜里,她却吵着要回家,原因是想孩子了。女人啊!莫仁泽这一生,阅历过的女人也不算太少,但能让他真正上心的,就是冯岚。这倒不是因为冯岚当初是那么的天真淳朴,而是因为他觉得在冯岚的身上,他感到了自己的力量与自信。冯岚的眼睛是很美的,莫仁泽望着湖水,想着她那曾让他一次次迷醉的眼睛,想起那眼睛深处所汪着的浅浅的忧郁,还有……”莫主任,早啊!”莫仁泽吓了一跳,一抬头,吴旗站在湖的对面。”吴教授,早!吓我一跳呢。”莫仁泽笑着,就沿着湖岸往吴旗那边走。等走到吴旗边上,莫仁泽问:”那事情没什么吧?””你是说周五晚上的事?”吴旗问。”那当然,不然还有什么事?””我不知道,也没问。但是,我今天要建议党校严肃处理。一个副县长,也太……”吴旗撩了下垂柳。莫仁泽赶紧道:”怎么处理?算了吧,反正两个人都……你不知道陈然那脸……””我看不惯的就是那种作风。喝酒醉了,是自己的事,但是,动手打人,是素质的问题。一个党的干部,党的干部啊!”吴旗说,”党校一定会处理的。等着看。”莫仁泽望着吴旗。每个地方都有这样的人,个性耿直,认死理,较真!回到宿舍,莫仁泽给冯岚发了条短信:”刚才在党校湖边看你的眼。我醉了!”发完看看手表,也8点了。虽然是班级活动,但也得去,反正待在宿舍也是无聊。学员们在一块,还正好可以交流一下各地的新闻。有人就戏称周一上午是党校县干班的新闻播报节目,说的就是这层意思。官场的信息,往往能决定一个官员的命运。而这些信息从何而来?这种新闻播报,往往就是最好的信息集散地和发布地。为什么官场上的人喜欢呼三喝四、邀朋结友?因为朋友就是信息,信息就是官场的生命。历史和哲学是可以悟出来的,但官场里的门道是悟不出来的。官场里的道道,靠的就是大家凑到一块,从别人的经验中揣摩,从别人的语言中汲取,从别人的失败中获得。8点20分,任晓闵已经坐在位子上了。任晓闵昨天洗了头发,原来向上盘起的发髻,现在成了向下悬着的一挂漆黑的瀑布。余威进了教室,朝任晓闵笑笑,说:”班长就是班长,早嘛……”我也不早。看看,都来了十几个了。”任晓闵掠了下头发。莫仁泽这时候慢吞吞地出现在教室门口。他向里一望,也才十几个人。进了教室,他先是用抹布擦了擦桌子,然后坐下。又站起来,端着茶杯,到教室一角开水炉子前冲了杯水。做这些时,莫仁泽一直在悄悄观察着大家的动静,似乎没有人说到陈然事件。大概是有意识不说吧?或者,根本还不知道。回到座位上,余威过来打了个招呼,问莫主任这两天忙些什么?又道:”马上要五一了,大家有什么安排啊?””没忙什么,睡觉一天,喝酒一天。”莫仁泽摸摸快要秃顶了的头发。他这头发,按照行话说,叫地方支援中央。关键是他这地方也快秃光了。因此,整个头正在向寸草不生过渡,越发地显得头大了。任晓闵问余威:”余部长五一还有安排,是吧?不如把县干班的同志们组织起来,一道转转。””这个提议好。你是班长,你组织一下。”余威说这话时,口气有点官话。在县干班上,他是支部书记。党领导一切,他说这话,符合他的身份。任晓闵又掠了下头发,长头发像掩不住的心思,老是往前面跑。”可以。等会儿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任晓闵说完,王立迈着军人的步伐进了教室。一进来,就大声道:”县干班怎么出了这等事?太不像话了嘛……王立这话一说出来,第一个被吓着的是莫仁泽。他心一凉:该来的终于来了。任晓闵问道:”什么事啊?王局。””什么事?你班长还不知道?周五下午,党校这边上演了全武行,主角就是县干班学员。后来惹来了20个小混混……连110也来了。””还有这事?不会吧?谁?”余威也惊讶地问。王立说话中,还夹杂着普通话,这是因为他在部队里待的时间太长的缘故。他拿着杯子,一边倒水一边道:”是事实。昨天晚上,我一个在公安的战友给我说的。说一个姓陈的副县长,在党校学习。喝了酒,先动手打了女服务员,后来被女服务找来的社会小青年给打了20个巴掌。我当时听着,肺都气炸了。这不是丢咱们县干班的脸吗?””真有这事!太……”任晓闵脸微微地红着,余威看着她,大概因为生气,她的胸脯在不经意地起伏着。30多一点的女人真是微妙,余威想着,又禁不住看了她一眼。任晓闵朝教室里望了望:”陈县长呢?””……””今天大概是来不了了。”莫仁泽觉得这个时候,他得说话了。再不说,议论就会向无数个方向扩展。”刚才王局说的事是真实的,确实是。那天晚上喝酒,我也在。酒后的事,也正如王局的战友所说。陈县长半边脸肿了,那帮小青年闹了一阵,就走了。至于女服务员,就是食堂里的那个小刘。””公安来了?党校这边没处理?”任晓闵问。”这个不清楚。但是,就我所知,党校当天晚上就采取了行动。陈县长昨天下午也专门派人到小刘家中去了。至于事情到底怎么处理了,我也……”莫仁泽喝了口茶,一抬头,就看见周天浩站在教室门口。”周校长!”任晓闵喊着,周天浩应了声,却没动,只是道:”任书记,你过来一下。”任晓闵起身往门口走,周天浩又喊道:”余部长,你也过来。”三个人到了丁安邦办公室,周天浩就问:”事情你们也知道些了吧?””刚刚知道,是王立局长说的。”任晓闵答道。”这件事情性质十分严重。县干班的作风问题啊!他在县里,我们管不着,可是到了县干班,就关系到县干班的整体荣誉。”丁安邦话说得很重,然后让周天浩把事情简单地叙述了一遍。”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两件事,第一是开展县干班的作风整顿。当然,不能搞得太明白,也不要单纯地拿这事来说事。人家也是副县级干部嘛。但要以此为开端,加强教育。另外,就是要给大家打个招呼,不要外传,将影响缩小到尽可能小的范围之内。”周天浩叙述完,又强调了下党校的意图。任晓闵点点头:”我们刚才听后,也感到很气愤,又有些遗憾。县干班出了这事,我们班委有责任。我在这向两位校长检讨。””要检讨也得支部来,是有些对不起校领导了。”余威接过了话茬。丁安邦笑笑:”事情出来了,还这样说,也没……就这样吧。陈……陈县长来了吗?””没有。”任晓闵问:”要不要打电话问问?””你们联系一下吧。毕竟是班级学员嘛!”丁安邦说着,手机响了。他接起来,没有说话,只是”好,好……嗯,嗯”地应着,到最后才说了句:”好,请伊达书记放心。”大家明白,王伊达问的也应该就是陈然打人的事情,果然,丁安邦放下电话道:”伊达书记十分关注,你们也得……”任晓闵和余威走后,周天浩掩了门,小声道:”丁校长,我听说人事马上要定了,您可得……我是盼望着丁校长能顺利地当上常务啊,在您手下工作,我也感到愉快。当然,要是换了别人……””啊,是吧?”丁安邦含糊了下,他想听周天浩继续说下去。周天浩的信息,有较大的可信性。周天浩却不说了,只是望着丁安邦,问道:”丁校长哪,要是真的您……我认为这是基本定了的。现在的问题是,提谁来填副校长的位子。这个……””啊,也是啊!不过这都是组织上的事,我们也……”丁安邦站起身,走到周天浩面前,”天浩啊,你还年轻!你们前途无量哪。我们……唉!一瞬间就老了,老了啊……”丁校长老什么?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党就需要这样的干部!”周天浩乘机奉承了一句。丁安邦哈哈一笑:”天浩啊,你觉得,要是真的提副校长,谁最……””这个……难说。应该说党校里的同志都很优秀。比如延开辉延主任,汤若琴汤主任,甚至还有吴旗,包括刘一青,都是优秀的同志啊!要是提拔,一次提10个也不为过。””你啊,你啊!最近吴老还好吧?””还好。过了心理断奶期,现在基本适应了,每天和一些老同志一道,早晨逛公园,上午议国是,下午学书法,黄昏走草山。””就这样好啊!退而有乐,退而知乐。不像有些老同志,一退下来就……可惜啊……””是的。丁校长,还有个事,我们家孩子马上要高考了,吴雪想请一段时间假。高考期间,总得……”这个……行!让她把图书馆的工作安排好就行。孩子高考是大事,耽误不得。”丁安邦很痛快地答应了。其实,现在三个副校长,谁都只是副校长。马国志虽然不来上班,但也没明确到底由谁来主持工作。只是因为丁安邦排名在前,年龄又稍长些,所以,就形成了丁安邦问事多的格局。吕专本来就不太喜欢问事,也乐得清闲。既然吕专都没有意见,周天浩还犯得着去计较?周天浩笑道:”那就谢谢丁校长了。我让她安排好工作。”周天浩走后,丁安邦站在窗前。马上就到5月了,绿意渐浓,春事更盛。他想起刚才王伊达在电话里说的话,心里不禁有了些焦急。刚才,因为任晓闵、周天浩他们在,丁安邦只是应着王伊达副书记的话。其实,王伊达书记在电话里告诉他:省纪委关注上了南州党校的群众举报,已经决定马上下来调查。这一调查,如果没问题则好;如果有问题,将会直接影响到南州市委党校下一步班子的建设。他要求丁安邦务必高度认识这事的严重性,尽快做好党校内部个别人的工作。”行动要快,方法要多,效果要好。”王伊达提了三个具体的要求。这三个要求看似简单,但要真正做起来,却是十分的困难。领导就是领导,最大的特点就是把最难的要求,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出来,布置下去,然后让下面去领会、执行和创新。最简单的也是最稳妥的。像王伊达这三条最原则性的指示,就是拿到桌面上来,也是正确无比的。什么叫行动要快?既可以理解为针对内部个别同志的行动,也可以理解为配合省纪委调查的行动。方法要多,既可以看做是解决内部同志的方法要多,同时也可以看做是改正不足的方法要多。至于效果要好,就更笼统了。什么是效果?是什么效果?谁都说不准,就看你理解了。你理解成做党校内部个别人工作的效果,可以。但那是你的想法。王伊达书记也许说的正是整个党校工作。要说世界上有什么语言,能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除了禅宗,大概就只有官场语言了。丁安邦也在官场上糊里糊涂地混了十几二十年了,虽说党校相对于纯粹的官场是有点边缘化,但是,到了校长这个层面,那也绝对是算真正进入了官场。对于王伊达的话,他当然懂得。因为懂得,所以忧虑。省纪委来过问群众举报的事,说明这件事情已经升级了。以前在市里,因为党校的校长是王伊达副书记,市纪委多少还有些顾虑。可现在到了省里,情况就不同了。马国志当上常务后,确实与当常务之前有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后来的这两年,马国志几乎是在党校搞”一言堂”了。党校综合楼的建设,当时四个副校长当中,只有马国志和周天浩赞成。二比二平,但马国志坚持了。7000多万的投资,虽然财政和省里也解决了一些,大部分现在还挂着外债。当初,丁安邦对马国志坚持要在退下来之前建综合楼也觉得有些费解。都要退了,何必找这些麻烦事做?直到后来吴旗他们向上举报了,他才豁然开朗,原来……也许事实就真的像吴旗他们所说的那样,马国志就真的成了”59岁现象”的实践者。据说,吴旗举报的材料上,有党校好几十个老师的签名,里面还附有比较详细的证据。年初,听说有一份举报材料转到了党校纪委火灿书记的手中,但很快就被马国志拿走了。据火灿说,他也只是稍稍看了看,只看见后面的签名很多,至于内容,他也没看仔细。不管仔细不仔细,丁安邦宁愿相信,火灿只是为了和稀泥。马国志当上常务以后,火灿才从后勤上调到纪委,解决了正处。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阿弥陀佛”的人,他当纪委书记,对于党校这个宁静的所在,倒也合适。可现在的情况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火灿和马国志甚至是王伊达副书记所能控制的范围。如果真的一直往下查,或者出现了吴旗他们所希望的结果,那么,党校的班子建设一定会受到影响。换言之,丁安邦,或者其他人的常务,也就只能是南柯一梦了。”唉!”丁安邦叹了口气。他下楼准备到县干班去看看。在阶梯教室的过道里,正悬着一面镜子,这是用来正冠的,丁安邦朝里看了看,他发现,自己头上的白发更多、更密了。

县干班刚刚开班半个月,就出事了。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周末,湖东县建设局的马局长到党校来看望并顺道接正在县干班学习的他们的分管副县长陈然。下午没课,陈然正和莫仁泽还有其他两个学员在房间里斗地主。马局长到时,已经是快5点了。陈然说干脆就在党校一号包厢搞一桌,反正周末,好好地喝两杯。马局长当然得赞成,莫仁泽和其他两个同志也没意见,6个人就到了食堂。一号包厢正好没人,就找来小刘点了菜。其间,大家议论了一会儿,说小刘长得漂亮,就像湖东电视台的房姗姗。说这话时,马局长朝陈然瞟了眼。房姗姗是陈县长的小蜜,这在湖东是公开的秘密。陈然也笑,上前拉了小刘一把,说:”是像吧?真像!”小刘挣着出了门。陈然笑笑,说了两个字:”正经!”然后就到教工宿舍那边,转了一大圈,结果逮住了正准备回市里的吴旗,还有另外两名年轻老师,凑凑也差不多一桌了。这一桌从下午6点开始,一直喝到了晚上9点,五粮液整整喝了6瓶,陈然还在喊小刘加酒。小刘看大家实在喝得太多了,就说了句:”不能再喝了吧,看你们,喝得都不成人样子了。”就这一句话,本来是出于小姑娘的好心,结果,事情出来了。而且这事情出得一点征兆也没有。当小刘说完这句话,正要转身时,陈然忽然站了起来,歪歪斜斜地走到了小姑娘身边,问:”你……你……刚才说……说什么?””我……是说不能再喝了。”小刘红了脸。”你……长得……倒……漂亮,怎么就……不……不会说……说话呢?”陈然说着,大家也都看着。马局长已经在劝:”算了,算了,小姑娘说话,当不得真。”就在马局长话音未落之时,陈然朝着小刘的脸,猛地扇下了第一个巴掌,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到第七个。所有人都呆了,包括小刘。直到陈然的巴掌停止,包厢静得像一只停摆了的钟。然后,整个食堂都听见了小刘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她像一匹受了伤的小母马,哭叫着夺门而出。吴旗也呆着,直到小刘的哭声越来越远,他才醒过来,赶紧问:”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会这样?”陈然已经回到了位子上,正端着酒杯,嚷着:”别管她,不就是一个小服务员吗?我们喝。来,喝。吴教授,喝啊……”你这……”吴旗猛地将杯子放到桌上,说:”太不像话!”说着,一拂袖子,出了包厢。到了楼底下,食堂的经理老黄正在招呼着其他几个人:”快,快点,去追啊!千万可别出事。快点……吴旗问:”小刘呢?””跑了。你们上面到底……”老黄无奈而气愤地摆着手。”不知怎么的,陈县长就打了她几下。”吴旗急着道:”不会出事吧?不会吧?””就是那个挺着肚子的陈县长?不就是个副县长吗?敢打人,也太……”老黄手不断地攥着,另外两个人已经出门去撵小刘了。10分钟后,去撵的人回来了,说看着小刘上了出租车,回市里了。老黄说:”不会……等会儿,再给她家里打电话。”吴旗这才上了楼,进了一号包厢。陈然已经醉得倒在沙发上了。莫仁泽也醉着,倚着墙壁,唱着小调。见吴旗进来,马局长问:”没事吧?””回市里了。”马局长让司机同另外两名年轻的老师一道,架着陈然和莫仁泽下了楼,往宿舍走。本来是想让陈然稍稍休息一会儿,才回湖东。可是,就在陈然刚刚躺下不到半小时,党校的门前来了一班小年轻,都骑着摩托,足足有20人。这些人,长头发,黄头发,绿头发,什么样的都有。小刘站在中间,一个臂上刺着一条长龙的男人问她:”是里面吧?还在不在?”小刘点点头。20个人像一群发怒的公蜂,哗地冲进了党校。门卫甚至没来得及阻拦,就被推倒在地。这些人首先到了食堂,听说陈然他们已经回宿舍了,便哗地又冲到了宿舍。结果可想而知——陈然被从被窝里拉了出来,20个男人,每个人扇了他一巴掌。马局长将司机带着的3000块钱全部拿了出来,事情才算了结,20个人才出了党校。保安在这些人冲进党校的第一时间,就给丁安邦校长打了电话。丁安邦头脑一轰,没来得及多问,就让保安马上报警。同时,他迅速给另外两位校长打电话,要求他们务必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党校。他自己,则连衣服也没换,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党校而来。一路上,他在努力地想,这到底是些什么人?怎么跑到了地处偏僻的党校?而且又为了什么?平时,党校从来也不与社会上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有过任何的接触,怎么会一下子就……快到党校时,丁安邦接到了吴旗的电话。吴旗说完,丁安邦问:”那些人呢?””已经走了。””瞎搞!”丁安邦嘴里骂着,车子进了党校。马局长的车子正好开出来,丁安邦拦住了车子,马局长下了车,说:”丁校长,真不好意思。陈县长他……酒太多了。也怪我……丁安邦就着车灯,朝车内一望,陈然瘫在后椅上,脸上淌着血,手却不断地向丁安邦示意着什么。丁安邦也懒得问,只对马局长道:”快送到医院看看。胡来嘛……”丁……丁校长,这……我酒……酒多了。不过,那……”陈然还想说什么,丁安邦已示意马局长将车子开走。丁安邦继续往里走,吴旗站在办公楼下,还有其他一些住在党校的老师也都出来了。丁安邦黑着脸,冲吴旗发了通火。110来了。周天浩是自己开着车过来的。下午,他回市里,没有用司机车,而是让司机放假,自己直接开车的。他也没有回家,而是和祁静静一道,到市里吃了饭,然后又喝了点咖啡。接到丁安邦电话时,他刚刚和祁静静开好房间,第一个吻还没来得及完成。祁静静问是什么事,这么急。周天浩说当然是大事,你先休息吧。如果早,我还会过来的。”丁校长,这……”周天浩看着警察正在和丁安邦说话,就插话问道。丁安邦点点头,事情很清楚,吴旗反复地又说了一遍。警察又到宿舍,将正在酣睡的莫仁泽还有另外两个学员喊起来,又一一地问了一回。这一问,连警察也有些糊涂了。难道仅仅是酒醉了?一个堂堂的副县长,酒醉了就能扇女服务员七个巴掌?是不是另有隐情?那些冲进党校的小青年是些什么人?是被小刘招来的吗?”怎么说,也不会……一个副县长嘛,怎么就……就这素质?”办案的李警官,同丁安邦是认识的。他拉过丁安邦,叹道。丁安邦摇摇头,现如今有些干部的素质,他也是实在不敢恭维。但是,现在事情出来了,再说素质已经无益了,便道:”今天晚上辛苦你们了。不过这事,我想,首先还是要注意保密。毕竟是在党校,涉及到县级干部,传出去十分被动。另外就是,对于那些小青年们,你们按照正常程序处理,但还是得考虑后续影响。”李警官笑着:”这事要真传出去,明天就是南州的头条新闻。对那些小青年,我们会看着办的。”110走后,吕专才到。他说晚上和自己的研究生汪剑还有池荷一道讨论论文,然后喝了点酒,被他们拉着去唱歌。歌厅里声音杂,没听见手机声。等到看到丁校长的短信,才急着赶过来。一问情况,吕专骂开了:”一个县干,怎么就这个素质?简直就是流氓!小刘做得对,还要打,狠狠地打……”你这也是意气用事。打能解决问题?”丁安邦道。”对这种人,除了打,别无他法!”吕专还在气头上。周天浩道:”打,这一打,事情闹大了。不知道明天……这事要不要向王伊达王书记汇报?””这个……我看暂时不必了吧。等明天看情况再说。”丁安邦马上将三个副校长分了工:”吕教授你负责明天跟110联系,对于那些小青年,一定得有分寸,不要搞得他们纠缠不休。天浩校长明天上午到小刘那去一趟,一方面再深入地了解些情况,另外做些工作。我这边,注意动态,同时还得注意下陈然的情况。那么多人打了,不会……”3个校长,还有其他几个教师,站在办公楼前足足扯了有一个小时。4月底的风,也还有些清凉,丁安邦就感觉到身上有些冷了。他让大家都散了,自己跟着周天浩的车回到了市里。第二天早晨,丁安邦特地起了个大早,让司机过来接他。在车上,他打电话给马国志,把昨晚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遍。马国志也很吃惊,问:”怎么会出这事?党校这么多年,也没见过。怎么会?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丁安邦又将昨晚三个校长商量的处理办法说了,马国志听了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这个处理还有些问题。这样吧,立即向王伊达副书记汇报。同时,准备在下周一,开展县干班大讨论。密切关注公安部门对事件的处理,不要闹得太大,以妥善、低调、从速为原则。尤其是要关注舆论导向。””向王伊达书记汇报?是不是……””一定得汇报,而且要立即。你先汇报吧,我等会儿再给他说一遍。”马国志强调道:”千万不能小看了这件事,闹大了,党校就……””那好,我马上就汇报。”丁安邦放了电话,并没有马上给王伊达副书记打电话,而是稍稍思考了会儿,然后让司机掉头,到市委。王伊达副书记刚刚到办公室,上午市委有常委会,因此他来得比平时早。一见丁安邦急匆匆地进来,就问道:”怎么了?这么急?””是有事啊。”丁安邦喘了口气,才道:”昨天晚上,党校那边出了点事。””出事?””是这样的。县干班湖东县的陈然副县长,和几个学员在党校食堂就餐,喝了点酒,打了服务员小刘。小刘又找来社会上的20个小青年,到了党校,打了陈然。”丁安邦一连用了几个”打”字,王伊达直皱眉头,问:”打得重吗?怎么处理了?””打得都不太重。昨晚事发时,110去过了。这事,我们想一是尽量低调处理,二是加强对县干班的管理。””舆论呢?””这一块,到目前为止,还没听到。”丁安邦想,只要党校这边不声张,小刘那边肯定不会声张的。这样,舆论上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不能乐观哪!关键是舆论。一定要注意!”王伊达来回走了几步,”这个事情的处理,必须慎重。有什么情况,及时地给我汇报。””那当然。”丁安邦答着,王伊达的电话响了。他听得出来,是马国志打来的。王伊达加重了语气:”党校出了这样的事,更得认真反省。国志啊,你得亲自过问。”放下电话,王伊达向丁安邦摆了摆手。丁安邦说那我就回党校了,请王书记放心,我们一定会处理好的。丁安邦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其实一点底也没有。到了党校,陈然却先到了。陈然的半边脸还肿着,见了丁安邦,笑得有些勉强。丁安邦也没说话,两个人一道上了楼,进了办公室。陈然道:”昨晚真是……太……丁校长,这事你看……””现在醒了?”丁安邦的语气怪怪的,问陈然:”这事你怎么看?””这……””陈县长哪,你也是个副县长,县级干部,怎么就……这事我们已经给伊达同志汇报了,他也很生气。现在关键是舆论,我担心……我说,你怎么就……””当时也是酒醉了,哪知道?唉,都是酒!这事,湖东那边还不知道,我想请丁校长,一定得低调。不然,包括市里……”陈然说着,摸摸索索地从包里拿出个信封,放到桌上。丁安邦瞟了眼,马上推了过去:”我说陈县长哪,这事现在……不是这么能解决的。我比你还烦。其他两位校长也分别出去了,等情况汇总了再说吧。这个,你拿回去。”陈然没有接,转身出了门,在门口回头道:”要不,我找人疏通一下?””不必了。”丁安邦答道。陈然走后,丁安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党校县干班出了这样一档事,正如王伊达书记所说的”要认真反省”。但是,怎么反省呢?陈然来县干班之前,在湖东就有传闻,说上级纪委正查他。这个人在湖东,分管城建、交通、国土等。这些部门,都是一个县的要害部门,也是权力最集中最有分量的部门。据说,陈然虽然作为副县长分管这一摊子,但他实际的角色,就如同是这些局的第一局长。很多重大决定,包括批地、建房、修路,没有陈然同意,是很难办得成的。湖东县委书记张留是从省直下来的。这个人一下来,也想拿陈然开刀,好好地整肃吏治。可是不知怎的,还没等到整肃开始,自己就被陈然给笼络住了。湖东干部中有个说法,陈然就是湖东的影子县长。也难怪,陈然当了10年副县长了。10年,根深蒂固,想轻易撼动,是不太可能的。这其实不仅仅是陈然一个人的过错,而是整个体制上的痼疾。权力的过分集中,对领导干部行为的失察,都直接导致了一个副县长欲望的膨胀。归根结底,还是监督不到位,监督缺失。一个缺乏监督的机制,怎么会成为一个好的机制呢?丁安邦想起曾听过中央党校一位教授的课,教授说:每一个制度天生就有不足。我们要做的,一是要遵守这个制度,二是要通过另外的制度约束,来逐步改善制度。没有对制度自身的监督,制度就会成为泛制度,最后就必然失去公信力。陈然这样的干部,也许正是这种制度缺失的产物。吕专进来了,他细瘦的脸,因为生气显得更加细瘦。丁安邦问:”怎么样?””怎么样?”吕专点了支烟,又倒了开水,喝了,才道:”我到110去了。他们昨天晚上已经找到了那些小青年。一打听,是因为陈然先动手打了小刘。并且,这些人也只是教训了陈然20个巴掌,别的没有动。至于3000块钱,是马局长主动提出来了事的,他们已经退回来了。现在,人已经放了。公安那边说,如果党校认为要继续处理,他们再找。””还继续处理什么啊!现在的事就是怕闹大。再闹大,党校岂不成了……”丁安邦耸耸下巴。吕专问:”那就这么算了?特别是陈然?””党校内部当然还要处理,不仅仅陈然,还有当时参加的其他同志,包括吴旗。下周,县干班一上课,第一件事就是要开展作风整肃。”丁安邦一脸沉重,”伊达同志对这件事十分关注。也许弄得不好会影响到党校下一步的其他工作啊……吕专没有说话。丁安邦说的其他工作,其实很明了,主要是指党校马上要开始的人事调整。对于三个副校长,人事调整主要是向着常务努力;而对于其他一些各部的主任,他们也含着期待。三个副校长当中,如果真有一个出任常务,那么,副校长的位子就空出了一个。这副校长,党校历来都是从内部提拔的。那么,就肯定有人会因此得到晋升。从某种程度上说,从部主任或者其他二级机构负责人晋升到副校长,比从副校长晋升到常务,更有实质性的意义。副校长到常务,是在处级干部的平台上,向上跃了一级。而从二级机构负责人到副校长,则是从科级干部向处级干部向上攀升了一级大台阶。上了这个台阶,就是党校的领导了,也就是党校的核心层成员。虽然看起来,党校这一块还仅仅是在常务这方面显示出了竞争。但内在里,丁安邦,还有吕专,都很清楚,还有人正在瞅着。对权力的欲望是天生的。只不过有些人很好地抑制了,而有些人,则过分地贪婪了。因为是周末,党校校园里除了鸟鸣,还是鸟鸣。丁安邦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渐渐深绿的香樟树,一排排的,像正在成长的青春。可是,自己已是知天命之年了。时光荏苒,时不我待啊!吕专继续抽着烟,房间里已经有浓烈的烟味了。丁安邦折回身子,道:”国志校长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