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回到了风殇激旋流,独孤古脑门上有汗滴下来,不是因为方才一瞬间,殖装差点失去控制的大危机,而是那个瞬间,通讯器里忽然响起杨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刚才这么好的时机,竟然都没有人偷袭?”
杨帆说的轻描淡写,独孤古可是如闻惊雷:“你,你,你……”
毕竟也是智冠古今的高级智脑啊,何况还分了那个人一缕灵魂在身上,只是这一句话,独孤古哪里还不明白杨帆着自己站到前台招摇撞骗的本意。测试文字水印4。
不过,由于缺乏足够的讯息,一些事他也只能靠猜的:“真的……真的有人想要干掉你?都有谁?哪边的?”
相当长一段时间,独孤古以为自己的寄生体,杨帆,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绝无性命之忧了,故而听到这样的讯息,难免有些失色。
“是呀,我也很奇怪呢!”杨帆搓颌沉思,“镰骷人的确更加难缠了,甚至难缠的有些过分了……那些人处心积虑想要干掉我,难道丝毫也不考虑以后应付不了镰骷人的进攻应该怎么办吗?”
近三年来,人类防线在镰骷的进逼下,不仅仅一改之前节节败退的态势,甚至逐渐发动起了反攻,一切都缘于杨帆的出现。测试文字水印4。
里世界让人类得到了快速获取知识积累经验的途径,某些板块某些区域当中,有相当拟真的现实对抗区域,三年前就被杨帆建立并一直运作并充实着;
电磁冲击炮让人类得到了杀伤镰骷的强大武器;
还有食物合成机,让人类彻底摆脱了逆反基因的隐患与暴露在外的危机,第一次可以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与镰骷对抗……
近三年来的一切变化,可以说都是杨帆带来的,所以他最重要的身份不是战力惊人的第五域王雷神,也不是第四域王和魍的女婿,而是上个世代的科学家,这个世代最聪明的穿越者!
就算没有了域王,这个世界仍旧照常运转,可是没有他,世界的运转速度恐怕都会受到影响了……
那些密谋杀死他的人,可以是因为自己的野心,甚至忽略掉某些至高武力的威胁,可是……在镰骷人突然变强这样的大危机下,他们仍然想要这么做,未免就有些不合情理了。测试文字水印4。测试文字水印2。
缘于强烈的欲望,会忽略某些危险去做一些事,这也是人类的本能。
可是……所要做的事,是毁掉自己几乎唯一的生机的话,就非人类会有的模式了?
难道是,那些密谋的人意识到了这件事,停止了行动,所以第一次接触黑岛的失控瞬间,没有被充分利用起来?
抑或者是,他们已经找到了另外的办法,完全可以解决镰骷人的办法,所以自己在他们心中没有用了……
杨帆满怀疑惑的进行着推测,与他的疑惑相比,独孤古运算推演的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方向:“镰骷人真的变的那么强吗?假如没有你的话,现在的人类一点机会都没有?”
“刚才那一瞬间的波动,只对高级晶体有效,不仅仅有召回镰骷晶核消减损耗的作用,最主要的是……”杨帆顿了一顿,“你注意到没有,自己刚才那发电磁冲击炮的效果?”
独孤古现如今的本体就是一枚纯粹的晶核,说他是一只镰骷丝毫也不过份,只不过主导权归于杨帆而非镰骷母皇罢了。测试文字水印1。测试文字水印5。
所以方才那一瞬间的波动,对他的影响也异常的大,在杨帆发话之前,他还真没有注意到几乎打飞的那一发冲击炮的效果。测试文字水印6。
现如今得了杨帆提醒,他回目看去,当即结舌:“这,这,这怎么可能?”
那十余丈方圆的黑岛,表面一层土被拂去了,露出了土层之下的黑色晶体结构,就仿佛会飞速生长的晶树一样,是镰骷斗舰与岛屿融合之后新生出的变化。
然后,就仅此而已了……
黑色的晶体结构荧光闪烁,因为空间冲击炮的大力轰击,表面被清理的干净整洁,既没有裂痕,也没有其它任何变化。测试文字水印9。
擦身而过的冲击炮没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
“不可思议是吧?可惜事实就是如此!黑晶本来已经坚固的接近极致,刚才那一瞬间的波动,又提供了上万倍的引力效应,就好像土层被夯实以后,会坚固的刀插不进,那一瞬间的能量爆发,也令得黑晶获得同样的强化,旧形式的冲击炮已经轰不开这样的防御了。测试文字水印7。”
“这是第七种机械本质写进镰骷底层基因后的新功能,黑晶镰骷的强化也的确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这些还不是最叫人担心的呢!”
“这还不是最叫人担心的?”独孤古已经情不自禁的叫起来。
“是啊……”杨帆叹了一声,“镰骷的变化一个月以前我就发现了,而且立刻通过一些手段采集了样本,经过研究以后我发现,第七层机械极效完成并且录入以后,镰骷人的第八层,也既最后一层极效也已经在开发中了。测试文字水印3。”
这是三年以来,杨帆和独孤古共同破译出的新成果,镰骷人可以吸收所有对自己有威胁的事物特性,然后归纳总结将之写入自己的基因编码,从而获得不断的进化。
不过这种进化是有限定的,镰骷人底层基因库可以容纳的新规则极限便是八条。
“这种极效跟机械极效还不同,是蕴藏于所有镰骷中的,而且,在汲取机械极效的同时……可能比机械极效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处于开发状态了。”
“说不定用不了多久,这种极效也可以完成并且录入了。跟机械极效相比,这种极效才是毁灭性的呢!”
“什么极效?”为杨帆的语气所感染,独孤古情不自禁的问道。
“我暂时把它叫做本质极效!”
“本质极效?本质,本质……”独孤古喃喃自语几句豁然抬头,“难道是……”
杨帆苦笑:“没错,就是模仿人类异能力的极效!”
独孤古倒抽一口冷气,仅仅物理力量镰骷已经很强很强了,假如再获得了人类的辅助能力,武功,魔法,异能……再加上,危机感知,人类可真的是一点活路没有了!

说话的是林顾问,所献的计策也很简单,既然有沐嫀在身边,执行刺杀计划的成功率就会大幅降低,那么,把两个人分开不就好了吗?
强行分开是困难的,使一点小计谋的话,还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一干人三言两语便弄出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一部分人继续哭爹爹求奶奶的纠缠杨帆,让他不得不留在大水都防线出谋划策,再另外选人,通报给沐嫀这样的消息,她的父亲走失了,需要人手去找……
一边私事一边公事,再加上一圈人的刻意引导,把两人分开应该不难。测试文字水印9。
至于沐嫀的父亲究竟要怎样走失掉,又要由谁通知沐嫀,谁去平息医王的怒火,这就得看同盟者的手段了。
针对性的计划虽然飞快出炉,跟电光石火的战斗还是不能比,这个时候,大水都防线上的战斗早已经结束了。
不过,我们还是把时间轴调前,看看黑岛上的战斗吧!
十几只镰骷的身体半息之间被粉碎,这惊呆了一圈围观者,也惊动了黑岛远方的其它镰骷。测试文字水印7。
本来以为半数镰骷足以把人家解决掉,没想到甫一见面就被摧枯拉朽毁了个干净,余下的镰骷嗷嗷嚎叫着,俱都奔向女娲出现的方向。
仍在半空里回旋的晶枪,就有数支,尖端开出了三瓣的小叉,就好像绽开的小花一样,然后,每朵小花开合着,锁定了裸露于半空中的一时失去控制的黑色晶核。测试文字水印5。
十余颗晶核,被晶枪的大力擦身而过,有的往风殇激旋流飞去,有的投往黑岛本体,还有的速度既不快,距离也不远,慢悠悠做着自由落体,女娲的目标也便是这几颗。
自从黑色镰骷出现后,黑晶镰骷的晶核竟然没有收集到一颗?看到这幕场景,独孤古和科隆人女娲心中有同样的疑念闪过。
在此同时,独孤古横架三十余米的大炮,也闪出了风殇激旋流,炮口处雷光凝集,早已经积蓄好了发射的力量了。测试文字水印1。
为沐嫀吸引,黑岛这边的镰骷俱已撤离,倒的确是发射的好时机,至少对远方的某些围观者是如此。
“冲击炮发射之际,距离最近的镰骷也已经在二百米开外,二百米,这应该是他的心理距离,假如有敌人在这距离内,电磁冲击炮他就不敢轻用……”
监测室留下了这样的分析记录,而同一时间,独孤古与杨帆的争辩,也通过虚空里的量子跃迁激烈进行着:“明明已经有更厉害的手段了,干嘛还要让我用这么原始的方式呀?”
于杨帆引蛇出洞的通盘计划,独孤古知道的并不多,更加不晓得自己已经变成了钓鱼的饵,他还以为,杨帆因为有更重要的事要研究,再加上沐嫀怀孕不方便抛头露面,才让自己和女娲披着他和沐嫀的皮招摇一圈呢。测试文字水印5。
故而对于杨帆要求自己克制实力的命令,很有些摸不着头脑。测试文字水印8。
他的抗议理所当然被杨帆无视了…… 电磁冲击炮呼啸声大作……
据说黑岛融合进了一整艘的镰骷斗舰,就看看是电磁冲击炮强力,还是镰骷斗舰更结实吧!
枪声响起的同时,另一端女娲的花枪也准确嵌中了半空里的晶核,裹挟着晶核,花开三瓣的晶枪在女娲的操作下开始回飞,其余则继续化作域能风暴,迎向飞扑而至的下一批敌人。测试文字水印8。
这些个镰骷也没多厉害吗!独孤古和女娲心中不自觉的闪现这样的念头,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一股沛然莫名的波动,徒然从黑岛中心辐射出来……
那是一股奇怪的波动,人类的强者对于各种各样的波动熟识已极,尤其踏入域级之后,分外敏感,可是……这种波动却是之前从未感受过的。
随着这股波动的出现,女娲的身体猛然被拖曳了数丈之远,独孤古同样也失去平衡,猛然向前一晃,电磁冲击炮擦着黑岛的边射飞出去。测试文字水印7。
虽然也有十余平方丈的火力范围覆盖到了黑岛之上,却并未对黑岛造成什么影响。
那股波动出现的一瞬间,整个黑岛似乎都皱缩了一下,没有错,是皱缩,反复体积忽然小了一圈。
伴着黑岛体积同样产生变化的,是被击飞出去上上下下哪里都有的黑色晶核。测试文字水印8。
波动出现的一刹那,所有这些晶核就仿佛是被磁石吸引的金属一样,一瞬间就被股莫名的力量拉至浮岛表面。
上下左右的晶核俱向中心飞去,哪怕已经落入了风殇激旋流,或者是被女娲的晶枪所捕获。
因为抵抗不了这种拉扯力,女娲被迫放弃了晶枪的钳制,不过也只是令得自己被拉扯的速度稍稍减慢了些而已。
她和独孤古奋力挣扎,也始终无法摆脱自黑岛传出的拖曳大力。测试文字水印5。
不过幸好,这股力量来的快去的也快,一瞬间的释放之后,立刻便消逝无踪,仿佛只是要凭这一下,抵消电磁冲击炮的威力罢了。
拔河绳的另端徒然没有了牵引,独孤古和女娲毫无防备,被晃的一头扎回了风殇激旋流。
刚才那是什么?!
重力波?不像,重力波根本产生不了那么大的吸附力,就算几百倍的重力也没有刚才那样的效果。
磁力?开玩笑,周身上下没有那么值得吸附的玩意,况且,假如是磁场,第一个该有反应的便是庞大无比,强磁场环绕的电磁冲击炮才是。
不是重力,也非磁力,那似乎……是单单会对某一种事物产生影响的波动……
回忆着波动爆发的一刹那,身体中心晶核的蠢蠢欲动,独孤古心中顿时恍然!
波动的作用效果是吸附晶核,而且,对于黑晶级的吸附又要远远强过于普通晶核,若非如此,刚才那一刹那,自己要么被吸到岛上动弹不得,要不晶核破体而出,总之绝没什么好下场。
怪不得战斗了这么久,黑晶级镰骷的晶核一个都没有收集到呢,新的黑岛竟然有这般古怪的法门,甚至能穿透风殇激旋流的空间屏障……

精神世界里的交流,虽然洋洋洒洒一大篇,其实也就是电光石火间事。
两个人的问答根本不依靠说话或者打字这类传统的交流模式,纯粹意念往来,再加上服务器级的计算能力辅助,这是独属于杨帆和独孤古之间的联络方式。
冗长的一席话说完,独孤古陷入风殇激旋流没有两三米远,他对面的女娲也是同样。
失去了目标,黑岛上的镰骷不再异动。
身躯完好的飞快的回归了原位,那些已经破碎了的,在黑岛表面经过几十秒的恢复,便重新具现出了各自的躯体,同样各就各位。测试文字水印7。
就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幻象,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独孤古和女娲无可奈何回返了出发点,独孤古还与杨帆保持着联络:“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他和女娲原本的打算,是敲打敲打浮岛,觑机会掠回几只镰骷或者晶核以做研究之用,可是晶岛之上发生的变化,让这一切都落了空。测试文字水印3。
“现在的黑岛已经是空间冲击炮无法摧毁的了,假如镰骷的第八极效真的完成,我们岂不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如果不是有了计划,你以为我让你突然回山都去是做什么的?”
“你已经有计划了?”独孤古大喜,“什么计划?” “佛曰,不可说!” “我*!”
相比独孤古亦优亦喜的心态,见独孤古和女娲无功而返,簇拥上前的跟班们,心中同样也是冰火两重天。测试文字水印9。
心怀鬼胎者自然是喜,阔别三年,除了具现骨质稍多一些,速度稍快一些,目标人物的大杀器威力并无多少进步,这自然值得高兴。
而忧虑者忧的自然是,连雷神亲自出手都搞不定镰骷人的新战法,前景真的不妙呀!
“不知道你的通盘计划是什么,不过似乎,我现在是你手中的一个饵了,你要钓谁我不清楚,不过其它无辜的人……”独孤古环视着还是忧虑更多一点的人群,“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至少让他们不这样失望?”
“我正打算让你这么做呢,摸摸自己的口袋。测试文字水印7。”
“雷神大人,不行是吗?真的太难了啊!”
“那一瞬间的吸力实在太强了,我们曾经聚集了几十个高手试图强抢,但要么争夺不过,要么就是晶核被活活挤碎……”
一圈追随者聚集在独孤古身边,七嘴八舌,或者是安慰开解,或者是罗列陈述,于是他们就很奇怪的发现,雷神大人一脸疑惑的伸手**了自己的口袋。测试文字水印1。
掏摸几下,他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然后,手臂缓缓伸出,看着掌心里的东西,一脸的不可思议神情变成了不可思议的现实——掌心里静静躺着一颗漆黑的晶核!
那晶核黑的几乎没有颜色,仿佛连光都能吸纳进去一样,说不出的诡异!
周围一圈声音戛然而止,仿佛同时踩下了刹车,好一阵子之后,此起彼伏的惊呼终于响彻——“怎么可能?”“不可思议!”“什么时候的事,明明没有看到啊?”
围观者的惊呼可以体谅,真正的原因只有独孤古心知肚明,这颗晶核是杨帆一早就到手的,方才一瞬间通过万门之墟空间神器的功能传送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测试文字水印6。
现在,一圈人的情绪是得到充分的慰藉了,只是……这颗晶核要是怎么来的呢?
说自己方才趁乱放进口袋里的?那纯粹是胡扯,黑岛的瞬间吸力可以沁入风殇激旋流,也就是说可以穿透空间的隔离,就算自己把晶核偷偷藏进了空间口袋或者数据空间,同样会被那吸力翻箱倒柜的吸引过去。测试文字水印5。
按照杨帆一向的回答方式,佛曰不可说,那也是不行的,独孤古现在的任务是做诱饵,诱饵当然要够弱才能吸引猎物,假如表现的太过强力把猎物吓跑了怎么办?这是杨帆刚刚传达过来的禁止事项。测试文字水印4。
幸亏独孤古运算能力超卓,每秒无数次的推演令他很快找到了一个足以搪塞的理由——晶核并不是方才取得的,而是近些日子于现实世界里游历,偶然发现了落单的特异镰骷,干掉之后得到的。
由于晶核性质特异,捕获之后自己就采取了相对特殊的存储方式,现在看起来,倒是有些效果,可以成为接下来研究的参照。测试文字水印4。
至于那屏蔽黑晶和黑岛牵引的方法是什么,等研究的差不多了再行公布,在那之前,无可奉告!
独孤古用一堆含混不清的外交辞令,打发走了亦忧亦喜的众人,然后在基地当中临时搭起了实验室,便一头扎到了实验当中,至少给人的感觉是这样的。
一段时间之后,他得按照杨帆的要求,适度透露一些镰骷的进化现状和趋势方向,所以至少得做做样子。测试文字水印9。
假装做实验也是“严谨”而“机密”的,是夜,独孤古的实验室无人打扰,虽然跟他来的一班人同样在附近安营扎寨,没有一个回返或离开的。
“女娲……”赶走了众人,关上了房门,独孤古一脸谄笑的趋近了半生化人,“解除模拟形态。”
万门之墟的空间神器掌握在杨帆手里,不可能有大水都中的监控,不必担心被人看了活春宫去,所以独孤古那颗蠢蠢欲动的色心顿时燃烧起来。
更换了晶核的身体,独孤古的灵魂本质上还属于杨帆,不过感官系统、思维系统已经完全从杨帆身上剥离,变成了独立的另一个系统,可以单独感受到喜怒哀乐悲恐惊。
全新的身体完成的时间其实并不久,独孤古就被杨帆拉了壮丁,所以对这具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体,独孤古仍带有强烈的新鲜感,尤其是……做某种最舒服的运动的时候。
感受到独孤古的情绪,女娲嫣然一笑,身体与面容轻微迅速的一阵扭曲,就彻底变更成了另外一个人物另外一种气质……
她的确是以沐嫀的基因为蓝本的,不过制作时的定位就是独孤古的配偶,杨帆自不会将她做的与沐嫀一模一样,那岂不是白白的让独孤古占便宜吗!
抱上身体已经火热的一塌糊涂的女娲,实验室登时一室皆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