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是林顾问,所献的计策也很简单,既然有沐嫀在身边,执行刺杀计划的成功率就会大幅降低,那么,把两个人分开不就好了吗?
强行分开是困难的,使一点小计谋的话,还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一干人三言两语便弄出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一部分人继续哭爹爹求奶奶的纠缠杨帆,让他不得不留在大水都防线出谋划策,再另外选人,通报给沐嫀这样的消息,她的父亲走失了,需要人手去找……
一边私事一边公事,再加上一圈人的刻意引导,把两人分开应该不难。测试文字水印9。
至于沐嫀的父亲究竟要怎样走失掉,又要由谁通知沐嫀,谁去平息医王的怒火,这就得看同盟者的手段了。
针对性的计划虽然飞快出炉,跟电光石火的战斗还是不能比,这个时候,大水都防线上的战斗早已经结束了。
不过,我们还是把时间轴调前,看看黑岛上的战斗吧!
十几只镰骷的身体半息之间被粉碎,这惊呆了一圈围观者,也惊动了黑岛远方的其它镰骷。测试文字水印7。
本来以为半数镰骷足以把人家解决掉,没想到甫一见面就被摧枯拉朽毁了个干净,余下的镰骷嗷嗷嚎叫着,俱都奔向女娲出现的方向。
仍在半空里回旋的晶枪,就有数支,尖端开出了三瓣的小叉,就好像绽开的小花一样,然后,每朵小花开合着,锁定了裸露于半空中的一时失去控制的黑色晶核。测试文字水印5。
十余颗晶核,被晶枪的大力擦身而过,有的往风殇激旋流飞去,有的投往黑岛本体,还有的速度既不快,距离也不远,慢悠悠做着自由落体,女娲的目标也便是这几颗。
自从黑色镰骷出现后,黑晶镰骷的晶核竟然没有收集到一颗?看到这幕场景,独孤古和科隆人女娲心中有同样的疑念闪过。
在此同时,独孤古横架三十余米的大炮,也闪出了风殇激旋流,炮口处雷光凝集,早已经积蓄好了发射的力量了。测试文字水印1。
为沐嫀吸引,黑岛这边的镰骷俱已撤离,倒的确是发射的好时机,至少对远方的某些围观者是如此。
“冲击炮发射之际,距离最近的镰骷也已经在二百米开外,二百米,这应该是他的心理距离,假如有敌人在这距离内,电磁冲击炮他就不敢轻用……”
监测室留下了这样的分析记录,而同一时间,独孤古与杨帆的争辩,也通过虚空里的量子跃迁激烈进行着:“明明已经有更厉害的手段了,干嘛还要让我用这么原始的方式呀?”
于杨帆引蛇出洞的通盘计划,独孤古知道的并不多,更加不晓得自己已经变成了钓鱼的饵,他还以为,杨帆因为有更重要的事要研究,再加上沐嫀怀孕不方便抛头露面,才让自己和女娲披着他和沐嫀的皮招摇一圈呢。测试文字水印5。
故而对于杨帆要求自己克制实力的命令,很有些摸不着头脑。测试文字水印8。
他的抗议理所当然被杨帆无视了…… 电磁冲击炮呼啸声大作……
据说黑岛融合进了一整艘的镰骷斗舰,就看看是电磁冲击炮强力,还是镰骷斗舰更结实吧!
枪声响起的同时,另一端女娲的花枪也准确嵌中了半空里的晶核,裹挟着晶核,花开三瓣的晶枪在女娲的操作下开始回飞,其余则继续化作域能风暴,迎向飞扑而至的下一批敌人。测试文字水印8。
这些个镰骷也没多厉害吗!独孤古和女娲心中不自觉的闪现这样的念头,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一股沛然莫名的波动,徒然从黑岛中心辐射出来……
那是一股奇怪的波动,人类的强者对于各种各样的波动熟识已极,尤其踏入域级之后,分外敏感,可是……这种波动却是之前从未感受过的。
随着这股波动的出现,女娲的身体猛然被拖曳了数丈之远,独孤古同样也失去平衡,猛然向前一晃,电磁冲击炮擦着黑岛的边射飞出去。测试文字水印7。
虽然也有十余平方丈的火力范围覆盖到了黑岛之上,却并未对黑岛造成什么影响。
那股波动出现的一瞬间,整个黑岛似乎都皱缩了一下,没有错,是皱缩,反复体积忽然小了一圈。
伴着黑岛体积同样产生变化的,是被击飞出去上上下下哪里都有的黑色晶核。测试文字水印8。
波动出现的一刹那,所有这些晶核就仿佛是被磁石吸引的金属一样,一瞬间就被股莫名的力量拉至浮岛表面。
上下左右的晶核俱向中心飞去,哪怕已经落入了风殇激旋流,或者是被女娲的晶枪所捕获。
因为抵抗不了这种拉扯力,女娲被迫放弃了晶枪的钳制,不过也只是令得自己被拉扯的速度稍稍减慢了些而已。
她和独孤古奋力挣扎,也始终无法摆脱自黑岛传出的拖曳大力。测试文字水印5。
不过幸好,这股力量来的快去的也快,一瞬间的释放之后,立刻便消逝无踪,仿佛只是要凭这一下,抵消电磁冲击炮的威力罢了。
拔河绳的另端徒然没有了牵引,独孤古和女娲毫无防备,被晃的一头扎回了风殇激旋流。
刚才那是什么?!
重力波?不像,重力波根本产生不了那么大的吸附力,就算几百倍的重力也没有刚才那样的效果。
磁力?开玩笑,周身上下没有那么值得吸附的玩意,况且,假如是磁场,第一个该有反应的便是庞大无比,强磁场环绕的电磁冲击炮才是。
不是重力,也非磁力,那似乎……是单单会对某一种事物产生影响的波动……
回忆着波动爆发的一刹那,身体中心晶核的蠢蠢欲动,独孤古心中顿时恍然!
波动的作用效果是吸附晶核,而且,对于黑晶级的吸附又要远远强过于普通晶核,若非如此,刚才那一刹那,自己要么被吸到岛上动弹不得,要不晶核破体而出,总之绝没什么好下场。
怪不得战斗了这么久,黑晶级镰骷的晶核一个都没有收集到呢,新的黑岛竟然有这般古怪的法门,甚至能穿透风殇激旋流的空间屏障……

十三都防线的报告经过人刻意压制,又有一道道的审批上传,等到抵达大水都高层一帮人手里,并且促成独孤古的防线之行的时候,防线的状况与报告中所说已经大大不同了。
人类在万门之墟防线其实一直是在有秩序有计划的退却,千百年来,因为种种原因被镰骷人攻陷的岛屿也不过数千余。
由于在风殇激旋流中的机动性,人类对这些岛屿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而且根据每座岛屿的大小、侵略性、守备程度,将之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九个等级。测试文字水印7。
现在,一切都变的不一样了……
防线上的镰骷人越来越少,可是剩下来的那些,却是越来越难对付。
以前人类于防线上接触的镰骷,蓝、紫、红、黄、双色、三色,什么样的都有,而现在,低等杂色的镰骷越来越少见,能够留存于此的,几乎只有一种,黑晶镰骷!
其实这多半也是被人逼的。
虽然电磁冲击炮于万门之墟借力较少,不过高等级的电磁冲击炮,具现骨质本来就多,又全部用在动能加速的部分,哪怕普通人的操作根本触及不到沃登克里弗塔的谐振频率,其发射威力,比之杨帆当年那青涩的冲击炮,还是要强上四五倍有余。测试文字水印8。
在这等威力的冲击炮面前,一切三色以下包括三色级镰骷,都是灰灰,来不急反应被打中的话,甚至连晶核都留不下。
但是,黑晶级就不同了!
就好像金刚石一样,普通金刚石硬度为十,是天然物质硬度之最,可是其性质却脆而易碎,被一柄普通的铁锤敲上就会立刻粉碎。测试文字水印9。
但是黑金刚石就不一样,同样是金刚石,普通金刚石的韧性仅为六点五左右,比许多美玉的抗冲击性都低,但是黑金刚石的韧性,依旧是十,天然物质中的最高。
黑晶级的镰骷晶核,似乎就与黑金刚石有着类似的属性,哪怕被冲击炮正面轰中,晶核仍能够完整无损的留下,而且……不需要生物组织液激活,花费一定时间就可以自行修复身体重新投入战斗。测试文字水印5。
与黑晶级镰骷相仿的,还有生长速度日渐加快的镰骷晶树,从里向外渐渐开始为黑色所充斥,硬度大幅增加,五六倍威力的电磁冲击炮打在上面,与杨帆当初的原始型号威力差不多——一米方圆的凹洞。
一炮轰倒一根的历史自此作罢,人类的进攻重又回到了集火时代。
唯一比较值得庆幸的是,穿越风殇激旋流的能力镰骷似乎暂时还并未获得,原先曾在防线出现过的斗舰,后来只是纷纷附着于某些岛屿,渐渐跟那些岛屿溶成了一体。测试文字水印1。
这样的岛屿统共有三百之数,认真说起来跟别的岛屿也没甚么太大区别,只除了岛上晶树的生长速度,所谓的晶树疯长,就是指的这些岛屿上的晶树,速度是以往的十倍有余。
而且,岛上战略级武器、黑晶级镰骷、镰骷机甲的数量都明显超过其它岛屿,而被这些岛屿上生长出的晶树所连接上的岛屿,晶树生长速度可以得到同样程度的增幅。测试文字水印9。
看起来,镰骷人依旧是打算以这些岛屿为基,在万门之墟防线中生根发芽,将人类的领地蚕食挤占。
只不过,晶树成长速度增加,韧性大幅提高之后,这种侵略速度一下增加了百倍有余。
以往每年未必有一座岛屿沦陷,现如今则几乎每天都能听到这样的消息,而且……随着黑晶树所联结的岛屿数量的逐渐增多,这种侵占还有进一步加快的趋势。测试文字水印6。
当独孤古挟着生化人女娲还有大水都一行来到防线前线,所遇到的,就是这样一种情形。
大水都防线已是一片凌乱,因为他们辖区之中一座原本放弃的浮岛,好死不死融合一艘斗舰,虽然数天之内,防线军队拼了命的试图阻止,可是大量的镰骷后援,增加了几倍的晶树强度,都令得这种阻止异常无力。
几日之中,浮岛上通向各方的晶树生长了百米有余,这样子持续下去,再有数日,就会有两座巡逻岛沦陷,再数日,又是其它三座,月余之内,水都根本的防线基地就会纳入侵占范围。测试文字水印9。
现在,防线中一大票人忙忙碌碌的,就是在准备搬家,将基地中一切能用到的事物,搬往远处一座相对安全些的空岛。
独孤古拿高倍望远镜观察着远方的黑晶岛,整个岛屿地面都铺了厚厚的一层结晶,仿佛整个都被晶化了。测试文字水印5。
岛屿正中心处是一个类似于宫殿的建筑物,通过暴风眼的空间神器可以看到,宫殿内部空空如也,只是座落着一刻巨大的晶核,仿佛心脏一样搏动着。
几乎可以清晰感觉到,无穷无尽的能量从其中喷涌出来,注入了所有联结的晶体之中,促生它们成长、坚实。
岛屿之上,四方巡守的镰骷并不多,数公里方圆的岛屿,统共也就三十多只罢了,可是从它们偶然一动的速度就知道,倘若哪里有事发生,两秒钟之内,它们所有人都能赶到。测试文字水印6。
“全是最高级的黑晶镰骷,低等级镰骷都到哪里去了?”独孤古执着望远镜疑惑。
“晶树!有侦察员曾经亲眼见过,低等级镰骷全都自发融进了晶树里面,再也找不见了。它们彻底消失的那一天,整个防线有共计三百余座岛屿沦陷。”
独孤古倒抽了口冷气,沉默半晌放下了望远镜:“对于镰骷人的异变,我有某些猜想,不过还需一些实据才能得出最后的结论。有收缴上来的黑色晶核吗,给我一个。”
“报告,没有!” “什么?”独孤古讶然。
“没有。自从全体更换成黑晶镰骷之后,防线再没有一颗晶核的收益了。”
“既然这样,你们又是怎么知道,这些镰骷都是黑晶级的?”
“您……跟它们战斗过之后就知道了。”
“……看来必须得我们亲自去取了是吗?”独孤古向一旁里的生化人招手,“老办法,你上去吸引火力,我从其它方向偷袭。”
“好!”假沐嫀点点头,一股气息释放出来,殖装骨质疯狂蠕动着,似争夺又似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排挤,充满矛盾的布及了她的全身……
“域将机甲?”周围一圈人惊呼。

精神世界里的交流,虽然洋洋洒洒一大篇,其实也就是电光石火间事。
两个人的问答根本不依靠说话或者打字这类传统的交流模式,纯粹意念往来,再加上服务器级的计算能力辅助,这是独属于杨帆和独孤古之间的联络方式。
冗长的一席话说完,独孤古陷入风殇激旋流没有两三米远,他对面的女娲也是同样。
失去了目标,黑岛上的镰骷不再异动。
身躯完好的飞快的回归了原位,那些已经破碎了的,在黑岛表面经过几十秒的恢复,便重新具现出了各自的躯体,同样各就各位。测试文字水印7。
就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幻象,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独孤古和女娲无可奈何回返了出发点,独孤古还与杨帆保持着联络:“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他和女娲原本的打算,是敲打敲打浮岛,觑机会掠回几只镰骷或者晶核以做研究之用,可是晶岛之上发生的变化,让这一切都落了空。测试文字水印3。
“现在的黑岛已经是空间冲击炮无法摧毁的了,假如镰骷的第八极效真的完成,我们岂不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如果不是有了计划,你以为我让你突然回山都去是做什么的?”
“你已经有计划了?”独孤古大喜,“什么计划?” “佛曰,不可说!” “我*!”
相比独孤古亦优亦喜的心态,见独孤古和女娲无功而返,簇拥上前的跟班们,心中同样也是冰火两重天。测试文字水印9。
心怀鬼胎者自然是喜,阔别三年,除了具现骨质稍多一些,速度稍快一些,目标人物的大杀器威力并无多少进步,这自然值得高兴。
而忧虑者忧的自然是,连雷神亲自出手都搞不定镰骷人的新战法,前景真的不妙呀!
“不知道你的通盘计划是什么,不过似乎,我现在是你手中的一个饵了,你要钓谁我不清楚,不过其它无辜的人……”独孤古环视着还是忧虑更多一点的人群,“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至少让他们不这样失望?”
“我正打算让你这么做呢,摸摸自己的口袋。测试文字水印7。”
“雷神大人,不行是吗?真的太难了啊!”
“那一瞬间的吸力实在太强了,我们曾经聚集了几十个高手试图强抢,但要么争夺不过,要么就是晶核被活活挤碎……”
一圈追随者聚集在独孤古身边,七嘴八舌,或者是安慰开解,或者是罗列陈述,于是他们就很奇怪的发现,雷神大人一脸疑惑的伸手**了自己的口袋。测试文字水印1。
掏摸几下,他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然后,手臂缓缓伸出,看着掌心里的东西,一脸的不可思议神情变成了不可思议的现实——掌心里静静躺着一颗漆黑的晶核!
那晶核黑的几乎没有颜色,仿佛连光都能吸纳进去一样,说不出的诡异!
周围一圈声音戛然而止,仿佛同时踩下了刹车,好一阵子之后,此起彼伏的惊呼终于响彻——“怎么可能?”“不可思议!”“什么时候的事,明明没有看到啊?”
围观者的惊呼可以体谅,真正的原因只有独孤古心知肚明,这颗晶核是杨帆一早就到手的,方才一瞬间通过万门之墟空间神器的功能传送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测试文字水印6。
现在,一圈人的情绪是得到充分的慰藉了,只是……这颗晶核要是怎么来的呢?
说自己方才趁乱放进口袋里的?那纯粹是胡扯,黑岛的瞬间吸力可以沁入风殇激旋流,也就是说可以穿透空间的隔离,就算自己把晶核偷偷藏进了空间口袋或者数据空间,同样会被那吸力翻箱倒柜的吸引过去。测试文字水印5。
按照杨帆一向的回答方式,佛曰不可说,那也是不行的,独孤古现在的任务是做诱饵,诱饵当然要够弱才能吸引猎物,假如表现的太过强力把猎物吓跑了怎么办?这是杨帆刚刚传达过来的禁止事项。测试文字水印4。
幸亏独孤古运算能力超卓,每秒无数次的推演令他很快找到了一个足以搪塞的理由——晶核并不是方才取得的,而是近些日子于现实世界里游历,偶然发现了落单的特异镰骷,干掉之后得到的。
由于晶核性质特异,捕获之后自己就采取了相对特殊的存储方式,现在看起来,倒是有些效果,可以成为接下来研究的参照。测试文字水印4。
至于那屏蔽黑晶和黑岛牵引的方法是什么,等研究的差不多了再行公布,在那之前,无可奉告!
独孤古用一堆含混不清的外交辞令,打发走了亦忧亦喜的众人,然后在基地当中临时搭起了实验室,便一头扎到了实验当中,至少给人的感觉是这样的。
一段时间之后,他得按照杨帆的要求,适度透露一些镰骷的进化现状和趋势方向,所以至少得做做样子。测试文字水印9。
假装做实验也是“严谨”而“机密”的,是夜,独孤古的实验室无人打扰,虽然跟他来的一班人同样在附近安营扎寨,没有一个回返或离开的。
“女娲……”赶走了众人,关上了房门,独孤古一脸谄笑的趋近了半生化人,“解除模拟形态。”
万门之墟的空间神器掌握在杨帆手里,不可能有大水都中的监控,不必担心被人看了活春宫去,所以独孤古那颗蠢蠢欲动的色心顿时燃烧起来。
更换了晶核的身体,独孤古的灵魂本质上还属于杨帆,不过感官系统、思维系统已经完全从杨帆身上剥离,变成了独立的另一个系统,可以单独感受到喜怒哀乐悲恐惊。
全新的身体完成的时间其实并不久,独孤古就被杨帆拉了壮丁,所以对这具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体,独孤古仍带有强烈的新鲜感,尤其是……做某种最舒服的运动的时候。
感受到独孤古的情绪,女娲嫣然一笑,身体与面容轻微迅速的一阵扭曲,就彻底变更成了另外一个人物另外一种气质……
她的确是以沐嫀的基因为蓝本的,不过制作时的定位就是独孤古的配偶,杨帆自不会将她做的与沐嫀一模一样,那岂不是白白的让独孤古占便宜吗!
抱上身体已经火热的一塌糊涂的女娲,实验室登时一室皆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