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器物精怪属于精怪小说中的无生命精怪,本文探讨了精怪的内涵,并且根据器物精怪的不同特点,将其划分为人形像精怪、食用型精怪、陪葬品精怪和用具类精怪,这种划分可以准确地把握此类精怪的特点,为进一步研究做好准备。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精怪;器物;类型
《太平广记》中精怪小说共两千余则,分布在器玩类、妖怪类、精怪类、灵异类、宝类、草木类、龙类、虎类、畜兽类、狐类、蛇类、禽鸟类、水族类、昆虫类等近三十个类目中,本文主要探讨精怪小说中的器物类精怪。
一、精怪内涵
关于“精怪”,刘仲宇先生在《中国精怪文化》中对精怪下了定义“精怪就是老而成精的自然物,如山川土木、飞鸟潜鱼、走兽爬虫等,皆可因年岁久长而成为精怪”。李剑国先生《唐前志怪小说史》中云:“与妖、怪相近的名称还有精,五行书《白泽图》记载精的名目极多。精训为精灵、精气,人以外的事物获得灵魂、神力而能兴妖作怪,故而称作精,精也常与妖、怪合称为精怪、妖精”。总之,精怪就是自然或人为之物在某一时机被赋予了灵性,从而具有了超越其本身特性的一些神通。宋前小说中精怪主要有动物精怪、植物精怪、物精。物怪就是无生命的物体成精为怪,器物精怪就是物怪的一种,主要是由人类制造并使用的日常物品幻化成的精怪。
二、器物精怪的类型
《太平广记》第368卷至第373卷收录了宋以前器物类精怪小说,共55篇作品,这些精怪小说中器物精怪原型多为日常生活常见常用之物,按照器物功用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人形像精怪:这类精怪在成精幻化成人以前,本身就具有人的形状,《太平广记》中出现的此类精怪有木人精、神像精、桃符经、浦人精、画像精、破布娃娃精、瓷人精。《卢赞善》中卢赞善的妻子戏说要把家中的瓷娃娃送给卢赞善做妾,卢赞善此后经常产生幻像就把瓷娃娃送到了寺庙,结果“有童人,晓于殿中扫地,见一妇人,问其由来,云是卢赞善妾,为大妇所妒,送来在此。”《南中行者》中寺庙里九子鬼母塑像夜晚幻成美妇人与一行者幽会。《苏丕女》中李氏婢以妇人形状的纸人做法术祸害苏丕女。《柳崇》中柳崇头上生疮的原因是瓷妓女精怪作祟。这些人形像精怪作祟人间,在世人将其原型毁灭之后便消失不见,伴随而来的灾祸也一并消除。
食用型精怪:这类精怪通常是人类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用品所化,如鞋精、衣服精、酒精。《曲秀才》中酒精幻化成曲生在寺庙中高谈阔论,在被道士叶法善识破后被逼显出真身,原是一坛好酒,被众宾客享用、调笑。《游先朝》中游先朝见一红衣女子,知是魅,用刀砍之,发现原是自己的鞋。《姚司马》中姚司马的两个女儿钓得溪中一物而精神恍惚,在瞻和尚的帮助下发现是丧家搭帐衣在作怪。
陪葬品精怪:这类精怪多为古墓中盟器精、白骨精,兼有其他一些陪葬品。《曹惠》中那两个说人话、通人性的木偶人轻红、轻素就是宣城太守谢�x的陪葬品。《张不疑》中张不疑身死家亡的原因在于买了一个婢女,这个婢女就是个陪葬器皿。《岑顺》中岑顺因贫苦居住在外族吕氏的废宅里,其在夜间所经历的金戈铁马之事便是古坟中的众多盟器精在作怪。《蔡四》中蔡四为之建宅安居、借宅嫁女、提供祭品的王大之徒乃是一废墓中的数十件盟器。
用具类精怪:这类精怪的本体多是生活中的日用工具,其品类繁杂、数量众多,此类精怪在《太平广记》器物精怪中比重颇大,有枕头精、扫帚精、门扇精、杵精、灯台精、水桶精、破铛精、车轮精、笔精、酒瓮精、甑精、笛精、皮囊精、棋盘精、火柴精、骰子精。《阳城县吏》、《刘玄》同是枕头成精之事,《徐氏婢》、《僧太琼》、《江淮妇人》同是叙写扫帚成精。此类器物精怪多保持其物性特征,《元无有》中的四个精怪在化为人形之后皆显露着其原本特性,破木棍是一个大高个的人,灯台变成的人身穿黑色衣冠,个子又小又丑,水桶是个穿旧黄衣冠短小丑陋的人,破锅是个穿着旧黑色衣帽的人。《张秀才》中的骰子精是个有二十一只眼的东西。《姜修》中的酒瓮精自言“我平生好酒,然每恨腹内酒不常满,若腹满,则自安且乐,若其不满,我则甚无谓矣”。《居延部落主》中皮囊精多受在自我介绍时说“某等数人各殊,名字皆不另造,有姓马者,姓皮者,姓鹿者,姓熊者,姓獐者,姓卫者,姓班者,然皆名受,唯某帅名多受耳。”
这些器物精怪有共同点:活动时间被限制,一般晚上出现,天明离去;活动场所多在荒弃古宅,人较少甚至于只有一人;出现时有预兆――世间人有灾难;器物精怪在保留其物性特征的同时,又具有人性化特点,显人形,说人话,着人衣,通人性;精怪结局多被人毁灭,而且可永久消失;世间人消灭精怪多会借助刀、剑、矢、火等物,火是常用的方法。此种分类研究使得对器物精怪更为了解,也为进一步研究奠定基础。
参考文献: [1]刘仲宇.中国精怪文化[M].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
[2]李��国.唐前志怪小说史[M].南开大学出版社,1984.

提示:这是祖国烂木头、破铲成精励志史,这是成精之路标准演变记录,这是底层物件成精的血泪经验。

宋人画。在遥远的年代,总有无数的物件都要成精。

1949年前的动物们成精,完全成为不可逆的历史。

世道难混,不成精不行。几千年的修炼,总得有梦想成真的最后一搏。

来世一场,这是有追求的生灵对自己和世界的一个交代。

但是,那些野狐、仙狸、牛鬼蛇神们,已让人说滥、写烂,再成精也脱不了人欲的窠臼。无非是男女、富贵,加上成精标准的混乱和造假,也难怪国家出面干涉。

再无限制地滥竽充数地成精下去,那还了得!

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咱国历史上,真正的精怪完全潜伏在平头百姓的柴米油盐中。

那些生活中看起来普通不过的物件,也是成精的生力军。但是,他们为什么也要成精?

01


自打清代落第文人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问世,野狐、仙狸在成精的路上,便开始自学成才,全然没了文凭、学历的门槛限制,一群一群地成精。

成精的规矩,日益崩坏。成精这件事越来越随便。

细细想来,不过是后世那些世侩们的混生活哲学的一种复制。

咱国历史从不反对自学成材,可成精却是最讲规矩的!

汉代是确定咱国其后两千年框架的时代。儒学得尊,说教得立。其他各门各派,也纷纷定标准、立规矩。

汉代有伙孙子,就弄了个《老子玉策》,解释道家的老子。对动物成精,作了很明确的规定。

“千岁之狐,豫知剿愦;千岁之狸,变为好女;千岁之猿,变为老人。”

耳熟能详的狐狸,是最容易成精的生灵。是她们掀起成精时尚

那个时候咱国规矩明确,不是你想成精就成精,没有一千年的劫难与修炼,想成精?门都设有!

晋代大神葛洪的《抱朴子》,在谈及动物成精时,引用了这个,“老子玉策”的另一段话:“狐及狸、狼皆寿八百岁,满三百岁暂变为人形。”

这狐狸,在咱祖宗的眼里,可不是一般的动物。《说文》曰:“狐,妖什蘙(窝),鬼所乘也。”

狐一出生就嘴巴叼着成精钥匙的家伙,是妖怪的裁体。

但是,汉代时,狐狸并没有享受提前成精的特权。

既然老天爷给你定了八百年的寿命,若是能实现千年的逆天生长,你成精没人干涉。可一般来说,活过三百年,也是可以享受片刻化成人形的欢娱,但只能是暂时。

瘾让你过一把,想真成精,还得千年。这太难了!

东晋时,另一个大神,也是咱们风水鼻祖郭璞,他在自己的《玄中记》中说:

“五十岁之狐为淫妇,百岁狐为美女。又为巫神。”

猫,号称有九条命。也是成精惑世的主力。

可能考虑到狐狸是仙二代,郭大师给狐狸精们网开一面:成精年限大幅度降低。

当然,时代越向后成精的标准越堕落。动物成精到清代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简直门户大开,不成体统。

纪晓岚说:“人物异类,狐则在人物之间,幽明异路,狐则在幽明之间。仙妖殊途,狐则在仙妖之间。”

按老纪这个说法,人~动物~物件三者间,狐狸最易成精,物件成精是最难的。

02


民不畏死。再难的事,也难不住咱中国东西!

成精要趁早!而且绝对不能晚于狐狸精之后。

这件事,咱们的圣人孔子发现了苗头:中国的物件了不起,成起精来一点不落后于动物们。

于是,木石之精怪时不时,忽现凡间,魅人惑世。

孔丘孔大爷感慨:特么的,什么世道!木石成精变成独腿虁和魍魉。

这话圣人弟子没录在《论语》中,可《国语·鲁语下》明白写着:“丘闻之:木石之怪曰夔、魍魉”。

夔(kuí)是古代咱国传说的一条腿怪物。《说文》说:“夔,神魅也,如龙一足。”

魍魉,就是鬼。木石之物修心修灵,若化为人形,其途尚需漫漫求索。

这件事,后世大儒朱熹的解释最煞有其事:他在《朱子语类·鬼神》中说:“夔只一脚。魍魉,古有此语,若果有,必是此物。”

朱子有点装模作样了。

北朝壁画。神怪  风伯 风伯:
《山海经》中一裸体神人,仅着“丁字裤”,长发后飘,右手攥一口袋,向前狂奔。

其实,古代物件成精,木类很多。木头变为夔或魍魉,只是成精的第一步。

可后世这帮家伙着急啊,物件精一出现便是人形,也爱对人附体。

唐《桂林风土记》就写:开成中,桂林石从武善射,有天深夜,看见一人体有光耀入户,从此家人疾痛呼吟,医莫能治。

他夕。“精物复至,从武射之,一发而中,焰光星散”。取烛一照,是家中旧使樟木灯擎”。

于是劈了这旧灯台并烧毁。家人疾痛乃愈。

《抱朴子》上说:“万物之老者,其精悉能假托形以惑人,惟不能于镜中易形耳。是以古之入山道士皆以明镜悬于背后,则老魅不敢近人。”

物之老者,有多老?郭大神没说。可按晋代《灵异经》所记载,咱国的树木,高百丈,几百年一结果的树多了去了。《西游记》天宫蟠桃树只是小菜一碟。

这些树木没个万把年纪,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还活着。但都没有成精,只是入药治病。

木石物件修成真灵,耗时真的超出咱想象。但到了唐代,群精涌现。

唐《酉阳杂俎》就有件事:华阴县赵村,有个人夜里过桥,见小儿聚火为戏。“知其魅。射之,若中木声,火即灭。闻啾啾曰:射著我阿连头。”

第二天一看,见破木车辆六七片。“尚衔其箭”。

不要小瞧这旧木头,你知道人家在成为物件前,作为树生长了多少年?悄悄修练了多少年了?

北朝壁画。《山海经》神怪 
疆良:一头人形半蹲怪兽,血盆大口,正吞食一条斑点蛇,蛇身后半挣扎半缠绕在怪兽的右臂之上。

孔子的春秋时代,木石之精还是䕫、魍魉。汉代尚未化为人形。

《风俗通义》是汉代的一部书,对树木成精早有记载:桂阳太守买了块地,“有大树十馀围,扶疏盖数亩地,播不生谷”。

找人伐树,木血出。惊怖。太守复斫树,树上一处长大四五尺,直扑太守,太守刀连砍杀四头。近前看:“非人非兽。”

非人非兽,是标准的魍魉。但是,物件成精的脚步与时俱进,多得不可收拾。

03


按照大神葛洪的研究,大树能语者,其精名叫去阳。山中夜见胡人,一般是铜铁精,老木精一般变成秦人,夜里墙角见到的小怪名叫誓激。

人们对物件精怪的研究,似乎永远赶不上物件成精的速度。

北魏景初年间,阳城县吏家有怪。无故闻拍手相呼,小吏黄昏无所见,就枕寝息。夜深,复闻灶台有呼喊:“何以不见。应曰:我现被压着,不能去。”天亮一看,乃铁饭铲。(《搜神记》)

连饭铲子都有成精的努力和可能,咱国国还有什么不能成精?

北朝壁画 
畏兽。畏兽,出自晋郭璞《山海经图赞》:“列象畏兽,凶邪是辟。”是《山海经》中半人半兽的精怪

而宋代《太平广记》记:“东海徐氏婢兰,晋义熙中,忽患病,而拂拭异常。共伺察之,见扫帚从壁角来。趋婢牀。乃取而焚之。”

当然,历朝历代成了精的物件五花八门,有铜钟、毛笔、破门、酒缶、石棋子、铁锅、水桶⋯⋯

只要是咱生活中有的,历史上都成过精。俺就不一一写了。

这些物件,前身历尽千辛万苦千万劫难,玩命成精到底是为什么?

《西游记》中太白金星,向玉皇大帝说的一番话透露了答案:“三界中凡有九窍者,皆可修仙”(第三回)。

世虽分贵贱,可上天给你升天的机会。奋不奋斗,自己看着办。

但成精了也只是妖魅,若想从精怪跨入仙班,就得有九窍,这是入门证。

“九窍八孔”是咱祖宗用来区分人和动物,总结出的基本特征。

“九窍”为人之特点:面部双耳,双鼻孔,双眼,一口;加上下阴的“水道”和“谷道”。

而动物的“水道”和“谷道”为一体,共有“八孔”。当然此仅限于稍低级的门纲,像鸡、鸭、龟等。

北朝壁画《山海经》神兽  驳。 驳: 肩生飞翼,口衔幼虎,奔跑姿态矫健优雅。

《西游记》第一回,孙悟空出世的那块石头,就有“九窍八孔”。天生就带着成仙的基因。

普通的木石,可不是这样啊。木石成精后只有修成人形,才可能拥有实现升级的九窍,再进化才可能有修成正果的可能。

唐《集异记》写:刘玄居越城。傍晚,忽见一穿乌袍人来,面首无七孔。

请大仙一算:“此是家先代时物,久为魅,能杀人。趁未长眼目,早除之。”

刘便绑了这货,刀断数下,竟是祖父时的枕头。

这个枕头精,一窍尚不通,就被人类扼杀。成精进化之路,条件宽松了,可到处都是凶险。

又有什么办法,赶上一操蛋的世道,不成精就很难混下去。

可成了精,也不意味着就容易。

物件就像咱最底层的民众,要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成精是唯一出路,水再险再深也得趟。

要不然就几辈子当破水桶、旧铲子⋯⋯

相关文章